17+45緩慢更新,不吃兄弟T3自個兒玩可以接受
手速慢,但開了連載會盡量補完
原則是正文會上傳番外收本子內
ABO生子為日常定律
*參場不定

IDOLISH7/Dear/ABO 03.

*原作向ABO設定,OOC有OOC有OOC有
*年齡操作有,目前環A(20)壯五O(23)
*Love Song系列文
*名字統一用日文 
*CP:環壯、一織陸(這集沒有),請斟酌觀看。

9月一更,接下來我要開始忙搬家了,咱們10月見。
沒意外這篇再兩章完結(´ー`),好漫長哇但告白是最後一集。
對不起他們在我的文章裡好糾結唉,不喜歡這種走向請不要勉強(((
有些設定沒寫太明之後有機會再解釋,環寶寶是隨著時間越來越好男人的類型想解釋什麼






xxx

 

MEZZO”的感情世界在外人看來撲朔迷離。

即便曖昧的程度逐年升等但無論當事人或是自家團員對外始終沒有肯定說法,正因如此自成軍以來兩人被告白的次數難以統計,尤其四葉環更曾經創下一個禮拜被告白超過三次的紀錄,最後在不勝其擾的情況下MEZZO”統一口徑一致對外表示目前只想專心在事業上希望斷絕一切花花草草。在表明立場後雖然狀況獲得改善,但無論圈內圈外Alpha的基因吸引力總是令人趨之若鶩,工作上所遇到若有似無的邀約暗示花招百出。剛開始環不懂得應付推辭引發不少意外,但在團員們不厭其煩的教導和經紀人幫忙圓場下也相安無事至今。

而伴隨著對壯五的感情萌芽環也會在搭檔露出困擾表情時挺身而出扮黑臉擋下別有居心的邀約,毫不遮掩的保護慾透過強悍的信息素在逢坂壯五身上烙下無形的印記逼得不少人知難而退,不過當事人並不自覺反而只是暗自慶幸最近被糾纏的次數減少許多。

基本上兩人在結束工作後被工作人員或一起出演的來賓用言語試探感情世界已是家常便飯,雖然他們往往會用千篇一律的公式理由回覆,但仍是有不少勇者希望自己能成為對方生命中的不平凡而努力挑戰。

「四葉さん,請問你現在有交往的對象嗎?」

個子嬌小的女孩似乎鼓足勇氣在環離開錄影現場後將他留住腳步,交叉在背後的十根手指因為緊張都扭成了麻花辮。環不發一語盯著對方瞧了好一會兒隨即眼尖發現不遠處的轉角躲著幾名作出加油打氣手勢的人影,困惑的瞇起眼原本想拆穿的話語因為一個突發的想法硬生生梗在喉嚨沒道破。經過數不清的告白攻勢環也從最初的不耐煩轉變為冷靜以待,畢竟前期的他拒絕方式太過粗暴直白因此被壯五念了很多次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對自己抱有好感的人。當時環無法理解為什麼壯五要為了這些八竿子打不著的外人生氣,現在想想他真的很不成熟,明明知道不會有結果但為了不留下遺憾還是選擇告白真的比至今仍裹足不前的他有勇氣多了。

而遲遲沒有得到下文的女孩抿著下唇緩緩抬起頭卻對上環若有所思的視線,心中正因為這抹凝視而燃起些許希望的火苗孰知下一秒被毫不留情直接熄滅。

「對不起,雖然沒有在交往的人,但也沒打算跟妳交往。」
「未、未來也不可能嗎?!」

不死心的淚眼汪汪想觸動對方使其心軟,但四葉環並非會隨便給予希望的個性,因為他深知滿懷希望最後卻換來一場空有多痛徹心扉,所以他不會給任何模稜兩可的機會,畢竟長痛不如短痛。

「未來也不可能。」斬釘截鐵。
「為什麼…」
「因為我有喜歡的人了。」
「………咦?!」

太過自然的對話流向讓兩名當事人同時發出驚呼,其中四葉環更是一副不小心說溜嘴的尷尬表情。無奈的搔搔頭,其實環原本是打算用一直以來的回答敷衍過去但不知為何瞬間佔據大腦的卻是不該說出口的實話,看來碰到逢坂壯五的事理性也快管不住內心了。

「唉啊這好像是還不能說的事。」皺眉懊惱,環快速轉動鮮少運作的大腦,最後眸子轉了一圈落到眼前唯一的知情者身上,也不待對方反應就直接往前跨了一大步將臉湊到跟前,瞬間在眼前放大的俊美臉龐與不容拒絕的請求直接逼近擺明不存在『拒絕』這個選項。「能請妳幫忙保密嗎?因為我現在還沒打算讓他知道……啊,そーちゃん來電話了。」

似乎特意將壯五的來電鈴聲設定成不同於其他團員好便於辨識,只見四葉環自顧自拿出手機跟另一頭的壯五完成短暫對話後便像個沒事人一樣轉過身往原本要離開的方向踏出步伐,還不忘跟被留在原地仍未從震撼中回過神來的女孩揮揮手。

「那就謝謝妳了,我還要趕著去接そーちゃん,下次請妳吃國王布丁!」尚未等到回覆四葉環就宛如急驚風般消失在視線範圍,留下明明該沉浸在被拒絕的悲傷情緒但如今卻被突如其來的情報強灌入腦的犧牲者。不知詳情的旁觀者見環離開紛紛上前想給予安慰,然而陷入尷尬境地的當事人徹底失語不知該從何講起,只能保持靜默整理腦中過多的資訊。

莫名其妙觸碰到了MEZZO”一直以來曖昧不明的感情中心,該哭還是該笑?

 

xxx

 

 

逢坂壯五最近顯得心神不寧。

甫結束夜晚的談話節目打算前往與四葉環的約定地點,壯五一邊行走一邊拎出手機想確認時間卻恰好看見螢幕蹦出好幾個連在一起的哭泣圖示,停下腳步盯著自家搭檔的RC視窗只見他刷了一整排貼圖最後才是想傳達的訊息。似乎因為拍攝途中途出了點小問題所以結束時間必須往後推遲,面對演藝圈早已見怪不怪的突發狀況壯五笑著回了個OK的圖示便打算到兩人的休息室稍作等待。

前往休息室途中壯五也不得閒點進推特察看其他團員在今天所分享的新動態,當指尖往下滑到環早上在上車前所發的工作告知時壯五卻不自覺停下腳步,一如往常對著鏡頭笑得開心的照片讓他心頭一緊,也讓最近一直糾纏他的煩惱再次竄入大腦佔據所有思緒。

四葉環自出道以來大大小小的緋聞傳言從沒斷過,但熟知本人個性都能判斷得出目前為止所有謠言皆是空穴來風,沒有的事就是沒有,直來直往的應對在演藝圈中特別出名甚至不少大御所也公開表示過欣賞之意。當然隨著年紀增長處事態度也在耳濡目染下變得圓滑,但不能觸碰到底線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其實至今所有的流言蜚語壯五都有信心全是莫須有,只是最近一個在工作人員間流傳開的謠言他卻無法平心靜氣看待,自始至終不管是IDOLiSH7或是MEZZO”對外總是統一口徑,雖然事務所沒有特別禁止戀愛或者該說反而採取自由放任,但原本就沒有確定戀愛對象的他們對於所有告白都是以拒絕應對,在他記憶中四葉環也一直都是如此處理。

然而最近有傳言說環在某一次用其他說詞拒絕了對方告白,聽聞當下壯五只覺得荒唐,但據說身為當事人之一的散播者卻信誓旦旦保證絕對沒有胡說,四葉環確實親口承認有喜歡的人。在那之後有勇者為探虛實旁敲側擊然而得到的卻是一如往常的罐頭回應,真相陷入迷霧。但唯獨一次的意外仍是在平靜的湖面扔下了石子,漣漪不斷。

逢坂壯五自然是受影響的那方,因為他不認為環是會亂開玩笑的孩子,所以究竟是什麼事讓他的心境發生變化?又或者是那位不知名的『對象』重要到足以讓他改變說法?腦子亂成一片,明明只需一句話就能解決的疑問但壯五始終沒有勇氣問出口。結局就是他只能自我推敲亦或是找人商量,只是現階段除了找團員們商量似乎也別無他法,思及此他不禁感嘆假如有認識情報通之類的友人就好了…

然而失落不過幾秒眼角餘光便在走廊另一頭瞥見熟悉的人影走過,一瞬間衝動奪走了壯五的理性讓他慌亂點開跟環的RC留下一行字便收起手機鬼使神差往前追趕對方而去。只是忘記按下送出鍵而沒順利將內容送出的事則間接成了接下來小騷動的主因,本人目前還不知道。

 

 

xxx

 

 

「嗯?そーちゃん呢?」

比預定時間晚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四葉環從攝影棚飛奔到MEZZO”共用的休息室卻沒找著人,懷著滿心的困惑轉移到壯五原本的錄影現場然而棚內早已開始別的錄製行程。摸不著頭緒的他默默退了出來一邊用手機連絡對方,但無止盡的循環音樂聲增添了煩躁使他心煩意亂,無緣無故沒了蹤影的逢坂壯五讓環腦中閃過許多不安的假想畫面,凝重的表情掛在好看的側臉上引來原本在走廊上待命的工作人員注意,從環不時盯著螢幕然後左顧右盼的舉動判斷他應該是在找人。

「四葉さん,找人嗎?」小跑步上前,對方熱心問。
「嗯,有看到そーちゃん嗎?他應該早就結束錄影了…」
「確實上一個節目已經結束一段時間了,不在休息室?」
「沒有。」搖頭。「休息室半個人影都沒有,而且我問過ヤマさん了他說そーちゃん還沒回宿舍…真是的人跑哪去了?!」

手機無人應答RC也沒反應,環的擔心全寫在臉上。眼見平常與他們處得不錯的四葉環憂心忡忡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原本只是好奇提問的工作人員也被感染了情緒,於是一傳二二傳三不少正忙裡偷閒的待命人員紛紛圍在一起討論逢坂壯五可能的行蹤順便將這件事發在他們專用的群組裡打聽消息。無奈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依舊一無所獲,就在環萬念俱灰打算使出殺手鐧急CALL大和或三月等年長組想辦法時某位工作人員卻在群組視窗扔出環心念已久的答案。

『我記得經過的時候他們說要去居酒屋。』
「他們?そーちゃん跟誰?」低頭對著身旁青年的手機螢幕提問,但環隨即想起此時最要緊的事並不是這件。「不對跟誰去先不管,哪間居酒屋?」

環的疑問沒幾秒得到了解答,不一會兒一間店名隨著提示聲跳了出來。指尖迅速輸入店名查看地圖發現離這兒並不遠,而曾經去過的工作人員也幫忙指引了一條捷徑,確認了路線開啟導航環連忙道謝便準備離開。

「幫大忙了,之後再好好答謝你們!」
「四葉さん!請記得變裝!」
「知道了!」

收下工作人員的好心提醒環掏出口袋裡的備用口罩戴上便揮揮手小跑步消失在轉角,至於留下來的人則先是欣慰一笑隨後在彼此眼神中讀出相同想法。

「這麼說起來前陣子傳得沸沸揚揚的那個謠言,難不成四葉さん喜歡的對象是…」面面相覷。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們所有人打從一開始就沒任何勝算啊。」

用充滿感嘆的語氣作結尾,雖然還沒得到當事人承認但已經把自顧自推敲的判斷當作解答,畢竟照他們長年相處觀察下來與其說四葉環突然蹦出另外喜歡的人倒不如說喜歡上逢坂壯五的發展更令人容易接受,而就在眾人沉浸在各種想法中此時群組再次更新了一句發言。

『不過四葉さん為什麼要這麼緊張?跟逢坂さん一起的人他也很熟悉的。』
「是誰?」

被勾起好奇心,原本散開的工作人員再次圍在一起凝視著同一支手機螢幕,最後映在上頭的名字讓全部人有志一同點頭,確實如果是這個人的話根本不用擔心,不如說是能夠放心託付的存在。

總之現在就希望四葉環能順利找到目前情況不明的逢坂壯五了。

 

 

xxx

 

 

「咦?モモりん?!」

用畢生最快的速度只花了十分鐘左右就到達手機指示地點的環在店員帶路下打開雙人包廂的瞬間看到的卻是再熟悉不過的人物。

「啊,環,你怎麼來了?」訝異詢問,環與百相視三秒瞬間明白對方思緒同時將視線放到已經醉倒在一旁但仍發出不明話語的始作俑者身上。「呃,難不成…」
「就是那個難不成,電話不接RC不回甚至連半封簡訊也沒有,在休息室沒看到人的時候我心都涼了。」雖然就某方面來說逢坂壯五是IDOLiSH7中最惹不得的對象,但百密總有一疏若剛好碰上解決不了的困境呢?光想到這點四葉環整個大腦就直接當機毫無頭緒。「幸好最後有大家幫我才問出你們在這裡…」

望著壯五趴在桌上的背影環的眼中滿是顯而易見的埋怨但更多的是徹底放心,百眨眨眼腦子動得飛快心想所謂的『大家』指的應該是跟環向來處得不錯的那群工作人員,暗自佩服環的好人緣之餘百也不禁反省雖然跟對方搭檔交代行蹤並非必要但壯五情況特殊站在謹慎的觀點他是該知會一聲才對,確實是他思考不周。

「我以為壯五有報備才出來的,抱歉讓你擔心了,下次我會順便連絡你的。」
「沒事啦不是モモりん不對,真要說也是そーちゃん的問題。」搖搖頭。「所以你們要談的事情結束了嗎?」就眼前狀況環實在判斷不能,尤其當事人之一還處於不省人事的階段。
「與其說談完倒不如說是必須問本人才能得到問題的答案。」不著痕跡瞥了環一眼,百無奈笑道。
「所以還沒解決?那他怎麼喝成這樣?」假如是因為問題解決感到開心所以灌醉自己那還情有可原,但沒進展卻已經醉得一蹋糊塗到底是什麼情況?
「因為壯五的問題比較偏向工作人員間流傳的謠言,雖然我也稍有耳聞但無法確定真實性,可能因為如此他有些鬱卒才…」
「那也不是モモりん的錯,有問題直接找本人問清楚不就好了需要搞得這麼麻煩嗎?」
「…或許有某些難以啟齒的理由吧,例如對方是非常親近的人。」

百意有所指說道,但四葉環明顯沒接收到百的言語提示一雙眼睛眨呀眨的滿是困惑,深知再提示下去就是踰矩百只能就此打住因為非當事人的一句話會被怎麼解讀沒人猜得準,尤其這種感情事為了不添亂他還是少說為妙。而明顯無法深談下去的微妙氣氛讓原本還想追問的環只能把想法吞回肚裡,畢竟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先把逢坂壯五平安帶回宿舍。

「如果モモりん沒別的事的話我可以先把そーちゃん帶走嗎?時間也不早了ヤマさん跟みっきー會擔心的。」
「當然可以,我幫你們叫車吧。」
「謝謝,不愧是モモりん好體貼。」點頭致謝,環繞到另一邊開始最艱難的任務『應付爛醉的逢坂壯五』。「そーちゃん,起來,該回去了。」

試探性輕搖把整張臉埋在雙臂之間的壯五,環整個人戰戰兢兢讓自己處於高度警戒以防IDOLiSH7的隱藏BOSS任何可能無法預測的舉動。或許是環內心希望對方乖乖的祈禱起了作用,只見壯五緩緩挺直身體眼神虛無飄渺的環伺著四周,最後在與身旁的環四目相對時定住,原本朦朧一片的大腦拼湊出眼前輪廓只是喊出對方名字的語氣卻參雜著不確定。

「たーくん?」
「對對是たーくん喔,そーちゃん站得起來嗎我們該回家了。」
「そーちゃん不想回家,そーちゃん還沒問出答案!」話語方落壯五作勢就要向前抓住正在打電話的百,幸好環眼明手快將他拉了回來否則在業界受人尊崇的大前輩也要慘遭喝醉酒的逢坂壯五毒手。雖然百個性很好不會生氣但環擔心的是壯五一旦清醒發現自己做了如此失禮的事恐怕又會上演各種激烈戲碼,所以必須防範未然。
「そーちゃん別任性了,這時間再不回去的話ヤマさん他們會擔心的。」

環可沒忘記從電視台奔跑到居酒屋的路上大和以及三月都分別傳訊息和打電話表示關心,也說了如果需要幫忙他們隨時待命,只是既然跟壯五在一起的對象是百就省去了CALL年長組過來的步驟,他只需辛苦一點把自家搭檔帶回家即可。只不過環的話讓壯五皺起眉頭,思考暫時短路只能簡單消化幾個關鍵字的他倏地不明憤怒起來。

「たーくん都不擔心そーちゃん嗎?!」鼓起雙頰表示不悅。
「不擔心的話怎麼會跑過來接你,我現在可是還有點喘的…」要不是他體力不算差哪禁得起這種劇烈運動。
「喘?たーくん喘嗎那喝點果汁緩一下…」伸手將一旁的啤酒杯直接往環的方向遞,望著已經見底的杯子環先是一嘆隨後將其接過來推到桌子另一邊去。
「そーちゃん那不是果汁而且也沒東西了,總之你先站起來。」
「不要,そーちゃん不起來,そーちゃん可以自己處理…」
「以前那麼多次你也沒自己處理成功的。」無奈以對,環真心想把壯五打昏扛了帶走。「總之,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耐著性子輕聲哄,照以往經驗環知道應付這名被酒精控制理性的大人只能用哄的,因為一個沒對應好可能會造成大慘事,幸好今天在場的人不多否則…憶起曾經發生過的混亂環背脊一陣發寒。而面對環再一次的詢問壯五抬起眸視線在包廂內其他兩人身上流竄,或許是能夠使喚的對象真的比以往少壯五搖頭晃腦一會兒後難得乖順的面對環張開雙手。

「たーくん,抱抱。」
「……」飄盪在兩名清清醒者之間的是短暫的尷尬沉默。

百體貼的沒做任何反應只是直直盯著兩人,但環卻能接收到百眼中幾乎無須言說的關愛,心中不斷重複告訴自己等壯五清醒後一定要想辦法叫他戒酒,明明醉得糊塗的人是逢坂壯五但要承受眾人目光拷問的可是他四葉環。

「たーくん,抱抱!」沒等到環回應,壯五往前傾了身子逼近環一副沒抱到絕不罷休的氣勢,被討抱的後者也知道目前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妥協要求,只是要在認識的人面前公主抱實在是考驗心臟強度。
「そーちゃん,我揹你吧…」艱難的吐出另一個方案,孰料壯五根本不給任何轉圜餘地。
「不要,そーちゃん要抱抱!たーくん,抱抱!」

一而再再而三強調,壯五的雙手就是伸在那邊不動,最後在現場無第二個IDOLiSH7成員能替換的前提下環只能默默伸出雙手,然後希望對方清醒之後這件事不存在記憶中。雖然之前壯五喝醉的時候提過各式各樣的要求但討公主抱還是頭一回,真想知道這人的腦子到底是如何運作為什麼醉酒時總能天外飛來一筆。

不算熟練的將壯五攔腰抱起順手將一旁的外套蓋到對方臉上遮掩,環一邊暗自掂量懷中搭檔的體重似乎又輕了些便轉向正饒富興味盯著兩人的百道謝。

「謝謝モモりん,我先把そーちゃん帶回去了。」
「不會不會辛苦了,是說MEZZO”真的感情很好呢,看你應付壯五如此得心應手。」笑瞇瞇。
「都相處這麼久了不習慣也得習慣,而且…」寵溺的低頭望了眼因為得到抱抱而老實下來的壯五,環的側臉滿是驕傲。「能應付這樣的そーちゃん也只有我了。」
「…真好的關係。」
「嘿嘿,那我們先走了,飯錢我等そーちゃん清醒再跟他說。」
「不用了這頓一開始就說好我請的。」揮揮手表示不介意。「計程車我幫你們找好了,你帶著壯五從後門離開吧。」
「好,真的謝謝你モモりん。」

有禮貌的再次道謝,環左顧右盼確定東西都拿了便稍微調整姿勢確定壯五沒醒來跡象才輕手輕腳離開,但才剛踏出門檻一個念頭卻讓環轉過頭問了一句。

「對了モモりん,そーちゃん到底是想知道什麼?」
「……我想等他清醒你自己問他比較好。」成功抵抗來自環趁人不備的言語試探,百臨危不亂給了最標準的答案。既然出奇不易的提問沒有見效環也只能放棄點點頭抱著壯五緩步離去。等了將近三十秒確定兩名後輩離開百才鬆了一口氣輕啜剩下的啤酒,想起稍早壯五詢問的事不禁笑得無奈。

「明明答案超級明顯呢。」

希望不久之後就能聽到他們宣布好消息,百如此期望。


 

xxx


四葉環揹著逢坂壯五行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腦中撥放著方才在計程車中的危險畫面,也是造成他目前必須徒步回宿舍的主因。只不過短短幾秒沒注意壯五就差點爬到前座想掌控車子主權,環當場嚇得半死眼明手快把人拉回來,若沒有當時的當機立斷後果肯定慘不忍睹,雖然最後車上三人均無事但環實在擔心又出什麼亂子所以決定提早下車保護司機跟自己不算強悍的心臟。

好說歹說軟硬兼施才順利說服下車後還想繼續抝他抱抱的壯五乖乖到他背上待著,雖然耳邊仍不斷傳來碎碎念但至少安分許多。

「所以そーちゃん到底想問モモりん什麼?」

揹著對他來說不算負擔的壯五,環並不期望能得到回覆只是走回宿舍的路太無聊才隨口問問。只見趴在背上的壯五先是迷迷糊糊嗯了聲但隨即就沒了動靜。發覺只是在自討沒趣的環只能仰頭想說不然看星星但無奈天空不賞臉一點光都沒有,就在他徹底死心想說加快腳步一抹帶點不悅的聲音卻突地在耳邊響起。

「たーくん有喜歡的人了嗎?」
「…你聽誰說的。」
「めっぞめっぞ…」
「在說什麼啊?」

突然襲來的疑問句讓環心頭一驚,努力讓語調保持平穩聽不出異狀,幸好臉朝著前方才沒曝露他一閃而逝的心虛表情。說起這件事他就頭痛,雖然曾生氣過對方怎麼沒幫他保密但後來也釋懷畢竟演藝圈哪有什麼祕密,而後台又如此龍蛇混雜所以曝光也只是遲早的事。但環仍是不禁懊惱一次的說溜嘴真是得不償失,不知道暗地裡已經被渲染成什麼亂七八糟的樣子了。

「そーちゃん?」對話到一半壯五又沒了反應,小心翼翼的側過頭只見對方皺著好看的眉凝視著他,環下意識心涼了半截。
「是怎樣的人?たーくん喜歡的是怎樣的人?」
「你問這個做什麼啊?」

實在提不起勇氣也不想在壯五根本分不清東西南北下坦白,環只能盡量裝傻敷衍希望對方別再追問,但他忘記這個狀態下的逢坂壯五不講理到無法無天的地步,眼看得不到答案他掙扎著想下來當面跟環對質然而在酒精催化下無奈力氣使不上來再加上環抓得死緊才沒讓壯五因為大動作而跌落。最後也許是被環的不動如山和自己的無能為力激怒,狀五盯著環毫無防備的後頸看了幾秒決定好右邊的位置後便狠狠咬了下去。

完全沒有節制力道。

「唔啊そーちゃん?!你幹嘛?!」吃痛叫出聲,意料外的痛楚不斷自頸間蔓延開火辣辣的一片,下意識轉過頭想質問對方但對上的卻是一張淚眼汪汪彷彿受盡委屈的臉龐。愣在原地頓感本末倒置,明明他才是受害者但狀五為什麼看起來比他還難過?而不待環開口問咬人的兇手再次沒頭沒腦補了一句。

「為什麼Omega沒有標記Alpha的能力,這對我們不公平…」
「そーちゃん?」

一字一句帶著滿滿的不甘心,環因為這席話原本恢復平穩的心思再次掀起滔天巨浪。雖然大家都說酒醉的人說的話不經大腦百分之八十幾乎都不能相信,但狀五的情況恐怕正好相反只有在酒精催化下他才會暫時放飛自我吐露真實心聲,所以這人只有醉了才撒嬌、抱怨、甚至提出任何無厘頭的要求。既然如此他能將壯五剛剛的話解讀成他現在有想標記的對象嗎?正想順著深入話題但身後的壯五卻採取放棄交流的狀態直接把臉埋在環的背上完全遺忘上一秒他才不知輕重咬了搭檔的脖子。

四葉環被逢坂壯五的行為舉止弄得滿頭霧水,但有鑑於此時此刻的姿勢實在不宜進行討論只好認命往宿舍的方向重新邁開步伐,途中由於惦記著壯五的話他對著空氣吐出一句輕到彷彿自言自語的疑惑,然而細如蚊蚋的聲音卻讓背上的人敏感起了反應,微啟的唇吐出一個無聲的名字。


 

xxx


 

「我回來了。」

一手開門一手撐著背上的狀五,環動作迅速進入玄關才如釋重負整個人放鬆下來,而一來一往間製造出的聲響也引來正待在客廳的大和注意,IDOLiSH7的隊長一手夾著看到一半的雜誌慢悠悠走出來只見團隊裡最年輕的孩子一身狼狽完全可以想像把壯五帶回來的過程有多費神。

「歡迎回來…所以ソウ跟誰喝酒去了?」
「モモりん。」
「原來如此。」那也難怪環沒打電話回來求救了,因為是最安全的對象。
「歡迎回…哇啊環你還好嗎看起來好憔悴。」
「沒事,そーちゃん不重。」
「重點應該不是那裡,但辛苦了。」

從廚房小跑步出來的三月在瞧見環和他背上那抹醉到不省人事的纖瘦身影也大略能猜出事情頭尾,走近想幫忙環先將壯五移下來但一察覺到陌生的力量拉扯壯五先是哼了一聲隨後雙手死死揪住環的脖子就是不放。一旁的大和連忙拍拍三月的肩要他別勉強硬拉不如讓此時此刻已經分不開的兩人自己去處理。

「タマ,需要幫忙嗎?」基於關心大和還是問了一句,環則是視線游移了半晌搖搖頭拒絕好意。
「沒關係我來處理就好,ヤマさん跟みっきー去休息吧。」

再次將有下滑跡象的壯五往上托了一些,環彷彿只是在做日常行事一樣往房間走去沒一會兒就消失在走廊轉角。三月目送兩人離去若有所思,抓了抓身旁IDOLiSH7隊長的袖口道了一句。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那麼黏人的壯五。」
「我也是,今天真的很難得不知道是什麼心境變化,明明照之前的情況回宿舍時肯定會再鬧一遍的…」

轉了一圈眸子,IDOLiSH7裡兩名年長組對視一眼,心照不宣。


 

xxx


 

折騰了好一段時間總算能將人從背上放下,環回想這一路走來真是漫長,真的該好好告誡壯五喝酒只能適量不然一段時間就上演這種戲碼最丟人的可是身為處理善後的他。連哄帶騙才說服背上的壯五躺到床上,環坐在床沿稍微按摩後頸和腰身舒緩痠澀感,原本想替對方換上睡衣但礙於不知名的道德良心停手,只解開壯五襯衫的幾顆扣子讓他能舒服一些。

一來一往的動作指尖碰觸到了壯五的臉頰,因為酒意而微醺的粉色肌膚透著危險的熱意自接觸的地方傳遞過來,環瞬感口乾舌燥深沉了眼睛盯著正在緩緩吐息的唇瓣,自下腹湧上的衝動與理智在拔河最後僅存的冷靜仍是戰勝了生理慾望。

說實話在經過這麼多親暱接觸後他還能不趁人之危真的很厲害,去哪找這麼紳士的Alpha居然將送上門來的Omega往外推?但或許就是特別珍惜這個人所以環才不想在這種不清不楚的情況下佔有壯五。其實他大概感覺得出來壯五對他也有超乎搭檔以上的感情,只是摸索階段急不得開竅也必須看時機,至於還得花多少時間…唉算了反正都等這麼久了也不差這些日子。

貼心替壯五拉上棉被蓋好,一路下來環生理心理都疲憊不堪只想回房倒頭就睡,只是才剛起身衣角卻冷不防被拉住,回頭只見不知何時醒過來的壯五半瞇著眼似乎不希望他離開,一拉一扯環實在擔心衣服還沒拉回來那抹單薄的身影先被他從床上扯下來只好再次坐回才剛離開不到十秒的位置。

「そーちゃん,怎麼了?」沒掰開那隻控制他行動的手,環只是輕輕揉了揉壯五的髮絲。原本擰抓著衣服的指尖在環不經意的碰觸下微微顫動,隨後一雙澄澈的眼睛直勾勾盯著他,嗓音中帶點沙啞但卻平穩得彷彿酒意盡退。
「たーくん喜歡的對象,是怎樣的人?」
「……很麻煩的人。」

道出了最適合的形容詞,常年在最想被擁抱的男人排行榜上佔據名次的俊美臉龐露出複雜的神色,倒不是他詞彙貧乏想不出其他字彙來形容只是就他們認識這麼多年來說逢坂壯五真的就是『麻煩』這兩個字的代名詞。

雖然就某方面來說他應該是跟兩個字最絕緣的,因為演藝圈中誰不知道他脾氣好情商高,配合度也是一絕,甚至綜藝需要的情緒反應也極佳。但就是這樣才麻煩,逢坂壯五的所有心思只能用猜測的,即便真的難受也不用眼淚宣洩,想要的東西絕不直說只會東拐西彎,不過自己或許就是連這部分也一起喜歡了吧。

「…麻煩的人哪裡好了?」壯五直白的一句話敲進環的內心,說得也是到底哪裡好了呢?他好幾次都捫心自問,但絞盡腦汁只有唯一一個念頭盤旋在心中不去。
「既然都喜歡上了,有什麼辦法。」


我就是喜歡你啊,逢坂壯五。






tbc.


下一集的草稿目前只有20個字,HELP

评论(8)
热度(88)

© 雅( ˘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