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5緩慢更新,不吃兄弟T3自個兒玩可以接受
手速慢,但開了連載會盡量補完
原則是正文會上傳番外收本子內
ABO生子為日常定律
*參場不定

IDOLISH7/Dear/ABO 番外試閱

*原作向ABO設定,OOC有
*年齡操作有
*名字統一用日文
*CP:環壯、一織陸(番外三出現)

*有生子描寫,請注意!!!!!


趕在連假前把番外跟特典飆完了,原本還想著手寫第二篇特典但覺得世界觀不夠完整所以作罷,可能之後有機會再寫吧:)
連假跟親友聚會完後會開始修改本文,請祝我順利。
話說又開始陷入完稿焦慮,總之一切......隨緣,本子相關有後續會再發上來。
目前順利的話就是寄攤CWT51,不然就是群星ONLY了。

打個預防針Dear的番外跟Love song背景有相關,故事也有連接,
然後描寫孩子的部分會比一織陸還多,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目前Dear總字數落在8萬5左右,可能會再增減但不會差太多。

最後大家聖誕快樂,連假愉快!



xxx


番外一



築巢模式為Omega在發情期前夕會出現的無意識行為之一。

辨別Omega是否即將發情的方式不少,除了由散發出的信息素氣味濃度變化判斷之外,擁有Alpha伴侶的Omega最容易出現的便是所謂的築巢模式,即便有再強悍的自制力也抵擋不住生理需求,他們會使用一切唾手可得的Alpha物品將自己包覆其中以獲得安全感。

四葉環牽著剛從幼稚園接回來的女兒一踏入玄關就察覺不尋常,以往總該是燈火明亮的空間今日卻是一片黑暗,指尖熟門熟路按下牆壁上的電燈按鍵,瞬間變得清楚的走廊依舊靜謐異常,環面對著似曾相識的場景再加上空氣中飄散著甜甜的氣味,沒幾秒就在腦中勾畫出目前情況不明的二樓會是什麼樣子。轉身將女兒抱起一同往二樓移動,行進間仍不忘打開電燈,來到主臥室前環蹲下身將一臉平靜的四葉梓放下,別具深意的瞅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後收回視線與女兒平視。

「梓,妳知道該怎麼做,對吧。」
「嗯。」大力點頭,女孩眨了眨與Omega父親相同的紫色瞳孔。「一個禮拜的換洗衣服,幼稚園制服,作業,還有國王布丁娃娃。」一字不漏,四葉梓彷彿經歷多次流暢背誦出必需物品。
「好乖。」揚起一抹只有在孩子面前才展露的溫柔笑意,環輕輕撫摸女兒的頭。「不過這次帶兩天就好,我後天有工作得去紐約不在家,等そーちゃん情況穩定之後我希望梓能回來陪他。」頓了頓,四葉環眼中透出的波動代表他並不想在這個時間點上離開伴侶,然而已經排定好的工作不能推拖,再加上逢坂壯五肯定不會允許他取消。無奈嘆氣,環徵詢著女兒的意見。「梓能做到嗎?替我照顧そーちゃん。」視線交流著想法,女孩敏銳感覺出眼前父親的不安,乖巧點頭。
「可以,能做到。」
「嗯,謝謝,那先去準備,我等等帶妳去ヤマさん跟みっきー那邊。」

站起身將手放到門把上,環目送自家女兒一溜煙跑到隔壁房間去收拾行李,自己則進入一片黑暗的臥室內。憑藉著窗外透進來的微弱光線他發現床鋪上縮著一團人影,而床邊四周則散落著他的所有衣物,似乎全都是從衣櫃裡翻出來的。見怪不怪的將地上的衣物簡單收拾到一旁,環坐上床畔將手伸入被衣服和棉被緊緊包圍的物體,輕輕一層一層撥開才終於看見熟悉的臉龐,白淨的肌膚染著誘惑的潮紅,是發情期的前兆。

「そーちゃん,還好嗎?」
「環くん…?」
「嗯是我,今天還是明天?」
「我覺得是今天晚上…對不起你的衣服…」

下意識輕蹭著環微冷的掌心,彷彿這樣能降低一些燥熱的體溫,壯五對於自己造成房間凌亂的行為感到抱歉但偏偏抵擋不了本能,最後只能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窩在床上放棄。環搖搖頭表示不怪他,雙手用力將伴侶從衣服堆中拉出來摟在懷中,原本的用意是想用信息素安撫壯五的症狀,然而近距離接觸讓兩人有片刻的意亂情迷,泛著粉色的肌膚吸引著Alpha的注視和佔有慾。但考量到女兒還在隔壁環只好壓下慾望,所幸壯五還沒正式進入發情期否則他被影響到失去理智也不是不可能。

「そーちゃん,你還可以忍耐嗎?我得先把梓送到ヤマさん那邊。」

倏地入耳的女兒名字讓原本腦子已經被欲望佔據的壯五找回了破碎的理智,咬著下唇他艱難坐起身子試圖表示自己不要緊雖然看起來徒勞無功。

「…我還可以,你先送梓過去吧。」

一旦進入發情期逢坂壯五的生活機能幾乎為零,通常碰到這情況環都是盡量排開工作留在家裡陪他度過,但世事無常不可能每次都如此幸運,假如碰到環抽不出身時他們就會把女兒交給仍住在宿舍的大和以及三月照顧。當然自梓出生以來這種情形並不超過五次,畢竟四葉環在演藝圈是出了名的愛家上至廣告商下至節目導演幾乎都不太會刁難他的缺席。

「果然我還是先問經紀人能不能改出發時間…」整個大腦將陪伴壯五當成第一要務,Alpha難以扭曲的天性。但壯五聞言整個人清醒了大半,皺著眉頭出聲反對,怎樣也不希望環因為自己在圈子中失去誠信。
「環くん,我們不是說好了不能因為我而影響到既定的行程,當兩件事必須擇一的時候你必須選擇工作。」
「…我知道,我只是擔心你。」

即便已經不是首次遇到這種情況,但每每陷入兩難環總會不由自主產生淡出演藝圈的念頭,只是逢坂壯五屬於受人點滴非得湧泉以報的人,再加上他們確實受到小鳥遊事務所諸多照顧,所以引退這事討論到後來總是無疾而終。

「不用擔心,你不是還能陪我一天嗎?之後我會準時吃藥的,放心吧。」

沒看漏環眸底一閃而逝的熟悉情緒,壯五知道他肯定又想到兩人總是沒個結論的事情上只能盡量安撫,不過依照週期他應該是下個月才回迎接發情期,為什麼又毫無預警的提早了?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慾望降低了思考能力的壯五決定放棄動腦等熬過這次再來慢慢尋找原因。環原本還想說幾句話表達想法但四葉梓適時自半掩的門後探出頭觀望,於是房內兩人的注意力瞬間集中到了孩子身上。

「梓,過來。」向女兒招招手,壯五輕輕抱了一下聽話來到床邊的小小身軀表情滿是愧疚,若非事出突然否則家務事實在不該麻煩他人。「記得乖乖聽大和さん和三月さん的話,過兩天我再接妳回來,好嗎?」
「好,不用擔心我的,爸爸。」緊緊回抱正散發出甜膩氣味的Omega父親,四葉梓明白是特殊情況不哭不鬧,與同年齡孩子比起來過於成熟的應對讓壯五既欣慰又心疼。這孩子內在實在太像他,即使不安也不輕易表現在臉上,要不是有環在身邊陪著養育的話肯定會被他教育成只懂壓抑不懂釋放的孩子。
「梓,國王布丁娃娃有帶嗎?」
「有!」

有精神的回答,雙手從隨身背著的包包裡掏出兩個黃色娃娃摟在懷中,其中一隻是環送的正版國王布丁,另一隻則是壯五親手縫製被環認為是毀天滅地存在的寫實版國王布丁,不過兩隻都是四葉梓的寶貝,缺一不可。




xxx


番外二



「そーちゃん,還沒好嗎?」
「再等一下,環くん,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這句話你已經講了三次,雖然這裡沒什麼人經過但再待下去我們被當成可疑份子都不奇怪。」

嘆氣,環認真覺得他們直到現在都沒被警察關心是裡面的人刻意為之,畢竟他們已經徘徊了將近半小時。仰首望著眼前比他個子高上將近一倍的厚重大門,即使距離第一次拜訪這裡已隔許久時間但感受到的壓迫感仍與之前無異,這裡依舊是逢坂壯五不願輕易踏入的禁地,就算在四葉環看來這對父子的關係不似最開始相敬如賓,但牢牢纏死的心結仍然存在,雙方都固執的不肯對彼此讓步。

收回思緒環放棄跟眼前還在糾結的壯五溝通轉而尋找剛才默默遠離兩人談話範圍的自家女兒,只見那抹嬌小身影不知何時走到一旁盯著那顆被精美藝術裝飾環繞的醒目電鈴,隨後彷彿心有靈犀與恰好瞧過來的Alpha父親對上眼,兩人用視線交流著難以言喻的默契,最後在一句話都沒說的情況下達成協議。

「我認為不由我們主動出擊的話そーちゃん可能會維持那個狀態直到天黑,所以梓…」走上前將女兒抱起,環眨眨眼用目光示意電鈴。「幫爸爸一個忙可以嗎?」

四葉梓的眼睛在兩名父親間游移,幾秒後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至於另一邊再三邊猶豫仍無法下定決心的壯五則挫敗的低下頭打算接受自己勇氣不足的事實,似乎想改天再來挑戰。

「環くん,我想我還是…」

叮咚───!

清脆的響鈴聲迴盪在大門不絕於耳,壯五聞聲呆愣幾秒以為聽錯,下意識往右邊看去只見四葉梓的小手仍維持著按鈴的動作而身為始作俑者的四葉環則一臉做壞事被抓包的表情。

「環くん?!你…」
「不是我按的,是梓。」

把責任都推到正用極其無辜大眼盯著壯五的女兒身上,環搖頭表示他除了把孩子抱起來之外什麼都沒做。而接收到環的暗示梓也瞬間低下頭用落寞的側臉向壯五承認自己做錯事正在反省,一來一往之間配合得天衣無縫讓壯五滿心的慍怒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對誰發脾氣。就在兩名大人互相大眼瞪小眼僵持不下時一抹冷淡的嗓音緩緩自門鈴上方的喇叭傳出,震懾了逢坂壯五的心神。

『什麼事。』

毫無起伏的聲調讓再熟悉不過的壯五身子一僵,自小烙印在骨子裡根深柢固的服從打斷了他所有思緒,只能下意識躲在環身後換得暫時的逃避。而查覺到壯五神色有異的環明白這是一時的抗拒反應,雖然考量到伴侶的情況他也猶豫是否該就此結束拜訪但該面對的事情終究必須做個了斷,而且下次說不定就沒機會了,畢竟那個人看起來也不像隨時會待在家裡的類型。

「叔叔,能讓我們進去嗎?有事情要跟您談。」沒有刻意拉近關係,在不確定該如何稱呼的情況下雖然生疏卻不失禮貌。

抬頭盯著喇叭下方的隱藏式監視器,環沒有閃避眼神,而待在他懷中的四葉梓也有樣學樣跟著抬高小臉蛋,兩雙神韻相似的眼眸撼動了正站在鏡頭屏幕前的威嚴男人,抿唇沉默不到數秒逢坂壯志親自按下開門鍵,在傭人們略帶訝異的目光中允許三人進入逢坂家的土地。

『進來。』

沉重的黑色大門伴隨著話語停歇緩緩敞開,壯五咬著下唇凝望著道路卻遲遲跨不出步伐,直到環輕輕在他背上拍了一把才回過神。

「そーちゃん,走吧。」
「環くん,我…」
「沒事的,他會開門應該也是知道我們的來意,你不就是為了跟他談才來的嗎?」
「我……」微微擰著眉心,壯五指尖捏緊揹在肩上的包包,再三調整情緒才將不斷叫囂想轉身離開的情緒壓下。「…走吧。」

每距離眼前熟悉的建築物更近一步他便逐漸心煩意亂,壯五不禁懊惱為什麼老天爺要在他平穩的日子中無故添加難題。




xxx


番外三


刺耳的鬧鈴聲劃破寧靜的早晨,也象徵嶄新的一天到來。床上相擁而眠的兩人只有其中一方絲毫不受噪音干擾繼續沉在睡夢中,但較淺眠且生活規律的那位早在聲音竄入耳膜時早一步坐起伸手將吵雜的鈴聲按掉。稍微揉了揉雙眼好讓自己清醒,逢坂壯五發呆了將近三十秒才想到該把旁邊的伴侶叫醒以免對方睡到天荒地老。

「環くん,起床了。」
「……」毫不意外的不動如山。
「環くん,今天有重要的行程,起來。」

不屈不撓搖動紋風不動的身軀,只聞環悶哼一聲便往另一邊翻身遠離擾人清夢的壯五,深知陷入這個狀態不動用殺手鐧難以突破壯五乾脆先下床梳洗順便到隔壁去將賴床剋星帶過來。

十分鐘後正處於半夢半醒的環突然感覺到腹部有不知名的重量壓在上頭而且還不斷往他的胸口移動,實在無法坐視不知名物體的行為環無可奈何睜開迷濛的雙眼,瞬間入目的是一張遺傳自Omega伴侶的精緻臉龐,不同的是那雙與自己一模一樣瞳色的眼睛正萬分精神的望著他。

「……唉。」發出無奈的嘆息,真不愧是逢坂壯五就是明白他的死穴在哪裡。稍微坐挺身子雙手小心翼翼護在外圍,環努力著不讓已經緩慢爬到他胸前的兒子滑下去。「そーちゃん,你這樣是犯規。」哀號。
「肯起床了嗎?」靠在大門邊滿意看著自己的傑作,壯五知道孩子是治四葉環的最佳武器,屢試不爽。
「我起來就是。」認輸將正伸長手討抱抱的兒子摟到頸項邊,環運轉著還沒完全清醒的大腦不太懂今天明明沒安排工作為什麼卻非得在中午前離開溫暖的被窩。「今天有什麼行程?」
「我就知道你忘了。」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壯五走上前坐在床畔替兒子因為一陣亂爬而顯得搖搖欲墜的褲子拉好,順帶喚起環的記憶。「今天不是要跟大家一起開直播嗎?」
「啊……十五週年的那個?」

總算憶起前幾天被耳提面命的預定,其實他直到前天都還記得的,但可能是工作太忙才猛然忘了。

「幾點開始?」
「大和さん說下午一點,所以…」
「喔,好…我清醒了真的。」
「那開始準備吧,奏琉,過來。」

壯五一聲令下原本還想賴在Alpha父親懷裡的四葉家長子先是依依不捨瞅了環一眼才嘟著嘴移動摟住壯五脖子。

「五分鐘內離開床舖,環くん。」
「我不用一分鐘就可以起來。」

話語方落只見環打著呵欠在壯五和兒子的注視下掀開被子踩上地板,雖然仍滿臉疲倦但至少醒了。

 

xxx

 




孩子的部分真的不少,但寫得很愉快。
說明一下兩個孩子的姓氏跟一織陸的雙胞胎一樣都是各自不同的。

假期愉快(•ө•)

评论(6)
热度(57)

© 雅( ˘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