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5緩慢更新,不吃兄弟T3自個兒玩可以接受
手速慢,但開了連載會盡量補完
原則是正文會上傳番外收本子內
ABO生子為日常定律
*參場不定

IDOLISH7/Dear/ABO 06. END

*原作向ABO設定,OOC有OOC有OOC有
*年齡操作有
*Love Song系列文
*名字統一用日文 
*CP:環壯、一織陸(這集沒有),請斟酌觀看。


完結囉\\\\٩( 'ω' )و ////
看星星什麼的只是幌子(自己先講
接下來忙尾聲+三篇番外跟一篇特典,尾聲LOF不放請見諒。
真的謝謝喜歡這篇文的每個人,Love Song跟Dear的第一篇都有100熱度是當初都沒想到的,每次看留言都看得很開心QQ番外都完成之後會發試閱,到時候再見囉!



xxx



相連的手心傳遞著彼此的溫度,壯五盯著環寬厚的背不發一語,任由對方拉著自己在不算寒冷的夜晚離開宿舍,途中甚至還遇到剛好離開房間的大和調侃了一句『記得回來吃飯ミツ說晚上有燉牛肉』,環乖巧的朝著隊長比出OK手勢,壯五則哭笑不得,看來這孩子真是連喘息的時間都不想給他。上午才剛搞清楚心意晚上就必須面對當事人,難怪一織要他先作好心理準備,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是這方面的心理準備…

然而腦中思緒還沒順利轉過來壯五又想到知名度不算低的兩人在夜晚牽著手目的地不明在外人看來恐怕只能用曖昧兩個字來形容,幸運的是此時街道沒什麼行人經過要不然明天的娛樂版頭條肯定是斗大驚悚的標題。

「環くん,你想去哪裡我都陪你,但手能不能先…」

再這樣牽下去壯五實在是擔心從剛剛開始就維持高速跳動的心跳聲被發現,只能委婉提出請求。環聞言停下腳步轉過身凝視著他,確定沒在壯五眸底看見任何厭惡的情緒只是單純又在胡思亂想後輕輕加重了力道。

「不行,放開的話そーちゃん會逃跑。」振振有詞,環認真的表情引來壯五滿頭疑問。
「我什麼時候逃跑了?」
「…你一直都在逃啊,不是嗎?」

別具含意的話以及埋怨的眼神堵得壯五一時之間找不出話來反駁只能認命讓環緊緊牽著繼續往前走。

 

距離宿舍大概十分鐘的路程有個河堤,假如剛好碰上休息日環偶爾會來慢跑或散步,而一織和陸也會藉著增強體力的理由陪著一起。相較之下壯五對這裡完全不熟悉,順著階梯而上不管從哪邊望過去都看不到盡頭,若不是有路燈照明恐怕將是一片黑暗。或許接近晚飯時間河堤沒什麼人逗留,壯五鬆口氣之餘發現原本牽著他的環不知不覺已經鬆開手往前走了幾步對另一頭河堤旁逐漸亮起的住家燈火發出讚嘆,眼神中說明著對那種難以言喻溫暖光輝的嚮往。

一個遮風避雨的所在,一對再普通不過的雙親以及能夠打打鬧鬧的兄弟姊妹,看似平凡隨處可見的事物卻是四葉環從來不曾擁有過的,然而那份對家庭的憧憬並未因為童年破碎消逝反而在他心底悄悄扎了根。當然IDOLiSH7的大家給了他許多不曾體驗過的溫暖填補著他寂寞的過去,只是當意識到對逢坂壯五的感情與其他團員的相異處之後那抹早已沉睡的渴望才重新萌芽,逐漸變得清晰。

「…我果然還是想要一個家。」很輕的語氣,然而與之相對的卻是深深的冀望。
「對你而言有大家在的地方還不算是一個家嗎?」
「算,他們也是很重要的家人,但跟我真正想要的還是有些不一樣。」
「理ちゃん嗎?」
「如果是以前的我會說你猜對了,但這次…」指尖做出交叉的手勢,環搖頭。「そーちゃん猜錯了。」

對著因為他的話而露出微妙表情的壯五揚起淡淡的笑意,環知道支撐著自己踏入演藝圈的執念在這幾年有很大的轉變。他確實藉由這個圈子作為媒介找到了最重要的妹妹,但迎來的並非預想中的天倫之樂,就如同分開的這幾年四葉環有了IDOLiSH7這個接納他所有不完美的家,四葉理也擁有另一個對她而言更重要的所在,兩人所追求的不再有交期。衝突爭執過後環知道強求無果只能黯然放手並在心裡希望她能永遠幸福下去,但原本佔據著他心中最重要那一塊瞬間消失的空虛感讓他無法調適,好一段時間難以振作。

他又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彷彿被全世界拋棄一樣。

 

在這樣的不安時期只有逢坂壯五始終待在四葉環身邊,當他陷入自我厭惡誰都不想見,甚至向著對方口出惡言要他滾出去時壯五只是靜靜站在原地任由發洩眉毛都不皺一下,直到環累了癱坐在地他才蹲下身將眼前這名大孩子摟入懷中,笨拙拍著對方的背柔聲安撫。『我哪裡也不會去,我會一直在這裡』,簡單的兩句話讓四葉環眼淚徹底潰堤,直到那一刻才接受四葉理未來將不在自己身邊的現實。

其實他們在某方面極為相似,為了『家庭』兩個字遍體麟傷,但也因為如此他們強烈吸引著彼此將心也交了出去。於是四葉環為了逢坂壯五繼續留在這個算不上善良甚至危機重重的演藝圈,保護慾也在意識到對壯五的感情後變得更強烈,Alpha血液中帶有的獨佔慾讓環潛意識裡將壯五劃入他的未來,想孕育擁有兩人血緣下一代的渴望也越趨鮮明。

於是環垂下眼簾反覆想了想,再三確認自己對所想要的事物沒有迷惘,便鼓足勇氣深呼吸抬眸撞進逢坂壯五毫無防備的眼底。

「…我喜歡你,そーちゃん,我想要的是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家。」

出奇不意的告白讓壯五的腦子有幾秒處於空白當機狀態,他發現那雙澄澈的眸子只清楚映著自己的倒影,也讀到滿滿的期盼和渴望,沒來由一股衝動催促著他給予回應。其實在這段不算短的路程中他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也壓根不打算讓眼前這個人成為他人的伴侶,但在踏出最後一步之前壯五仍是讓心中的猶豫抹去了私心,因為他真的不希望環在未來看著他的目光透著一絲後悔。

「環くん,你還年輕,還有時間可以選擇,沒有必要現在就把自己綁死,我不希望未來你後悔在這麼早就做決定…」
「そーちゃん,說話的時候不看著對方眼睛是沒有說服力的。」
「?!」

一針見血戳破壯五心虛的小動作,或許是太熟悉對方個性環知道壯五方才那一番說詞都是口是心非,如果心中真這樣認為他應該好好看著自己把話講完,就如同以往他們發生爭執時壯五所做的那樣。

「そーちゃん,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聲調平穩不帶任何起伏,環看著眼前輕咬下唇不發一語的人太陽穴一陣疼,但他知道不能在這裡退縮也不能心軟不然恐怕他們還必須再攻防一段時間才能有結果。然而之後會發生什麼變故沒人能預料,倘若未來逢坂壯五因為任何無聊的理由又縮回蝸牛殼裡更是得不償失,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四葉環已經不想再等待,他現在就必須知道壯五真正的想法,現在。

中間隔著一段距離都能感受環無自覺散發出的威勢,壯五咬著牙想點頭但腦中瞬間閃過發情期時環受傷的表情,熟悉的酸楚揪緊著心口讓他停下動作,不管是雙眼亦或是吐露出的言語都帶著明顯動搖。

「我…」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
「環くん,我…」
「逢坂壯五,你的真心話是什麼?」停頓。「你到底想要什麼?」

連名帶姓的兩個問句,撥開了壯五藏在心底最深處的世界。

 

四葉環對逢坂壯五來說是一道光,既不講理又任性妄為闖進他的世界,將住在他心中那名總是打扮體面逆來順受的自己狠狠拖出,像個孩子似的要他跟著在泥濘上奔跑,然後當彼此當灰頭土臉時又笑他說『你好狼狽』。壯五原本牴觸著這些事,另一面總想當個乖孩子渴望著讚美的自己不允許他這樣做,但眼前這名對他伸出手的人實在太過耀眼,當回過神來壯五早已為對方打破許多以往他視為理所當然的常規,甚至為了保護環豁出一切。

潛移默化的改變令壯五不安,然而內心深處卻因為能看見環的笑容而感到欣慰,他開始希望能擁有這抹光芒,但伴隨而來的卻是幾乎快喘不過氣的畏懼。他曾經為了爭取自己認為正確的事物而活在周遭家人的冷嘲熱諷中,所以他害怕會無法承受來自環的失望後悔,他不想毀了這份得來不易的奇蹟。

「我…很自私,也沒有你所想像中的那麼好,依你的條件一定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對象,你才是擁有選擇權的那一方,沒必要現在就被另一個人束縛住。」咬住下唇。「明明這些我都懂…」
「你明明都知道但還是沒有拒絕跟我來這裡。」一步一步進逼出壯五真正的想法,環知道對付這名彆扭的大人只能用耐性應對,便跟著他的話接下去。「為什麼不拒絕我?」

是啊,為什麼呢?

壯五垂下眼簾捫心自問,其實早在沒有拒絕環的邀約時就已經能預想結局,如今這些自以為是為對方好的藉口聽來反而多餘到可笑。輕輕嘆了一口氣壯五憶起三月前段時間苦口婆心的勸說不禁湧現滿滿的罪惡感,他實在不能再辜負這些暗地裡幫他無數次的團員,也不能再一次為了無聊的矜持將環往外推了。誰都說不準還有沒有下一次機會,無論是誰都一樣。

「因為我不想失去你。」

這或許是壯五頭一次看到環露出他不曾看過的驚訝眼神,原本難以啟齒的不安情緒也在那抹目光的注視下緩緩平復,道出了在發情期時沒能好好回應的話語。

「我喜歡你,環くん。」真的真的,很喜歡你。「但我是個Omega,跟我在一起說不定會有許多麻煩,我沒有來自家庭的後盾,沒辦法給你額外的庇護,如果宣布成為伴侶可能也不會被所有粉絲接受,你可能會被攻擊,以後說不定會很辛苦…」
「這些事そーちゃん也一樣吧,沒道理你能承受但我不能。」彷彿能看見纏繞在壯五身上的黑色氣團隨著一個個負面思考逐漸擴大,環聳聳肩三兩句話態度雲淡風輕,若要談對外來的惡意承受度他認為IDOLiSH7每一個人抵抗力都不低,觀眾與粉絲永遠都不知道隨意的一句話所造成的殺傷力有多大,逐年累月下來他們也只能被迫學著習慣或者選擇無視。「再說我也不期望全部的粉絲都能接受,這太難了。」
「說不定我們會被說是自私的偶像。」苦笑。
「那就讓他們去說,反正這輩子我就要定そーちゃん了。」
「…即便我很懦弱?」
「那也無所謂,我會保護你的。」

揚起一抹無所畏懼的笑意,環往前跨出兩步將還沒回過神來的壯五摟入懷中表示他的決心,壯五原本隔在空中無所適從的雙手在掙扎一番後才緩緩落到環的背上輕輕扯住,整張臉幾乎都埋在對方肩膀。完全密合的動作讓壯五清楚感受到環的體溫和薄荷味的信息素徹底包覆住自己,許久不曾感受過的暖意使他眼眶突地一熱,萬般情緒全湧上心頭。

「環くん,你真的不會後悔嗎?一旦成為伴侶就真的沒有退路了。我真的是個很麻煩的人,有可能會為了工作或者是不能退讓的原則跟你爭吵,現在我們偶爾都會吵得不可開交了,以後要是一起住生活習慣衝突的話…再加上我喝醉之後會變得很沒分寸,說不定比之前討抱抱更嚴重的事都做得出來。」

零零總總列了一堆,壯五像是在替環打預防針一樣的舉動讓當事人聽得頭昏眼花,無可奈何之餘環只能按下情緒一手抓住壯五的肩膀另一手比出他了解的手勢。

「我知道你很多方面都很麻煩,但我就是自虐的連你那份不完美都一起喜歡了,話說回來そーちゃん是想先講先贏嗎?」
「不是,我認為先跟你報備總好過事後你怪我沒有跟你說清楚…」
「所以說為什麼你的想法總能夠如此負面,真要說的話我才怕你後悔好嗎?」這個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歡他?!環各種方面頭疼,只能一股腦兒把心中所想全面托出。「我沒有いおりん聰明,也沒有ヤマさん的隊長風範,料理也沒有みっきー拿手,長得也沒有ナギっち好看,更沒有りっくん那種人見人愛的特質,所以如果そーちゃん真要比較的話我們是半斤八兩,誰也沒佔誰便宜,懂嗎?」

環不間斷的言語和理直氣壯的態度讓壯五先是一怔,隨後彷彿是在嘲笑自己方才所說的一切有多愚蠢一樣笑出聲,無論何種狀態四葉環總是有辦法扭轉氣氛,而這或許就是他一輩子都學不來的。

「真拿你沒辦法。」往前再次將臉埋入環的胸膛內,壯五心服口服。「能喜歡上你很幸運,環くん。」
「你現在才知道嗎?」驕傲的說了一句,環下意識圈緊懷中身軀,指尖輕拂過壯五纖白的頸項讓才結束發情期的他不免泛起一抹顫慄感耳根子微微發燙,感覺到對方不斷若有似無輕觸同一處肌膚壯五終於忍不住抬起頭只見環的目光也緊緊盯著他。」
「環くん?」
「そーちゃん,所以下次要標記你必須再等幾個月?」
「咦?」環的表情認真得不像只是閒聊,壯五艱難回想著自己的發情週期據實以報。「大概再三、四個月。」
「還好久…現在咬不行嗎?」洩氣的扁扁嘴,環反過來倚靠在壯五身上,仍有些不死心在對方後頸上親暱的咬了一下。
「現在咬不是不行但效果大概跟假性標記一樣馬上就會消失,必須要進入生殖腔…」
「行了行了そーちゃん這裡是外面不用講這麼詳細。」重要的時刻老是少根筋這種不重要的地方倒是鉅細靡遺。「我等你發情期來就是了。」

意思是還必須再提心吊膽幾個月,或許該來想想要用什麼方法宣示一下主權杜絕那些還妄想靠近他的Alpha。映入眸底的是一張總是毫無防備面對他人的精緻臉龐,環不由得產生極端想法想將逢坂壯五關起來直到兩人真正確立伴侶關係。就像逢坂壯五擔心他會反悔標記這件事,但其實四葉環才是最擔憂這段感情變卦的那一方。

因為這人做事情通常都不怎麼跟他商量,總是一個人自顧自決定居多。

「環くん,怎麼了?」環看著他的眼神參雜太多複雜情緒,壯五仔細盯著想從中瞧出端倪。
「沒什麼…」
「騙人,你在不安什麼?」

或許是解除了一直以來的心防壯五對於環的感情起伏比起以往更加敏銳,感覺對方的情緒在確認彼此心意後從原本的高揚狀態倏地急轉直下,壯五想了解箇中緣由但捉摸不透。但其實四葉環沒想什麼太複雜的事,只是沒標記心裡不踏實自然而然產生焦慮,短短幾個月會有的變數太大,要是逢坂壯五又突然轉念他可是欲哭無淚,表情變得深刻,環心中七上八下但礙於面子又不想直說。而看對方皺著眉頭滿懷心事的模樣壯五彷彿看到以前那名總是把將所有想法往心裡吞的自己,他總算了解為什麼環要他老實把想法說出來了,因為要猜透一個人的表情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環くん,你不把事情說出來我不會明白的,這句話你常常跟我說不是嗎?」
「…そーちゃん你怎麼可以拿那句話來堵我。」不滿。
「我不是堵你,只是想知道你在不安什麼,告訴我好嗎?」

滿是柔意的眸子跟輕哄說服雙管齊下順利讓環一臉沒辦法的扔掉僅存的自尊只希望壯五能給他一個承諾。

「既然都說喜歡我了,そーちゃん之後會好好讓我標記吧?不會後悔說還要再想想之類的…」

環憂心忡忡像極了擔心被扔下的大型犬,壯五彷彿都能看見他的Alpha頭上生了兩支耳朵正沮喪垂落,瞬間懂了對方為什麼突然情緒截然不同的原因。不過環的擔心其來有自,因為假如事關自己他真的很容易被外來因素影響,環作為最接近他的人也看過許多發生過的案例難免不安。轉了轉眼睛思索著該如何讓環放心,但想來想去除了讓他明白自己沒打算反悔之外也必須讓他知道Omega的獨佔慾與Alpha是不惶多讓的。

伸手握住環的雙手在上頭落下一個輕輕的吻,就像給了一個看不見但卻永恆的誓約。

「環くん,我不會後悔的,這輩子我也只要定你了。」
「…說好了?」

似乎仍不是很放心環勾起右手小指頭,意料之外的舉動終於讓壯五嘴角失守笑出聲,但並沒有忘記將自己的指尖勾回去完成動作。

「嗯,說好了。」

得到約定的環宛如收到最心愛玩具一樣的大孩子笑容燦爛,再次擁抱壯五撒嬌的蹭了蹭他開心得溢於言表,而放任環肆無忌憚碰觸的壯五則在仰首眺望遠方的墨色天際時憶起一件事。

「話說回來我們好像是出來看星星的,環くん。」
「啊。」發出完全忘了這回事的單音節,其實看星星只是個把壯五約出來的藉口,當成功之後環也就把這件事拋到腦後了。
「不過你怎麼會想到用這麼浪漫的理由?」沒在上一個話題刻意調侃環,壯五笑著提出疑問。
「其實你在別宅的這幾天我想了很多但都被いおりん打槍。」垂頭喪氣,環還因此得到五次來自和泉一織『四葉さん,你可不可以認真一點想?』的言語攻擊,搞得他心力交瘁。「最後這個是モモりん的建議。」
「…不只大家連  Re:vale都知道你要告白嗎?」
「嗯,反正遲早都要知道的。」

坦蕩蕩的態度讓壯五不禁佩服起環的心臟居然拿這種事去尋求大前輩的意見…不知道他們當下怎麼想的。雖然心中的好奇心不斷翻騰但逢坂壯五還是決定無視這個問題不然他不只頭疼還胃痛。

「不過今天沒什麼星星,等等回去ヤマさん肯定又要笑我了。」苦惱,二階堂大和特別喜歡逗他們這群小朋友。
「至少還有幾顆也不是全然沒有,沒關係的,再說城市本來就比較難看到星星。」體貼的用常理安慰環,壯五指向天空幾顆發出微弱光芒的星星表示他也沒說謊。「下次我們去能清楚看見星星的地方吧。」
「我們兩個?」已經許久沒有工作以外的單獨旅行,環雙眼閃爍著興奮以及期待。
「還是你認為跟大家一起去比較好玩?」
「……」

逢坂壯五再一次不識時務到讓環想把眼前這人的大腦打開查看想事情的思維是怎麼連接的,到底哪句話聽出他覺得大家一起出遊比較好玩了?壯五一看到環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肯定又說錯話,這幾年下來他唯獨在這方面沒有進步。 

「我又說錯話了對吧。」深刻領悟。
「…そーちゃん,像剛剛那種時候你只要回答嗯或者好就可以了。」無力吐槽,環好心指導壯五的回話技巧,後者則似乎受教良多的點頭。
「嗯,我知道了。」

唇角揚起好看的弧度,壯五難得乖巧沒說任何多餘的話,環則訝異的睜著雙眼表達他的不可置信,互相坦白心意之後四葉環覺得眼前的逢坂壯五比以往更可愛了,誰來救救他的大腦。無語問天,挑在發情期結束告白也是另一種折磨,但這是他自找的也別無他法。

「好了そーちゃん,我們回家吧我餓了。」甩甩頭努力讓生理飢餓壓下腦中的胡思亂想,環伸出手。
「…嗯,好。」輕輕回握環的手,壯五莫名有種踏實感。「我們回家。」

無意識散發出甜膩的薰衣草信息素,環一時間不禁動搖也油然而生在下次發情期來之前非好好看緊這個人不可。然而壯五並不知道眼前Alpha心中複雜糾纏的心思,但知道這位牽著他手的人會陪他走完接下來的後半生…

 

白頭偕老。








END.




\環くんギャアアアアアア/
看完後有人這樣喊就好了。

然後這次的番外會跟Love Song有所關聯,基本上背景是交錯的。
有太太問到說之後Love Song會再版嗎?會喔但可能不會印太多:)

總之有任何新消息會隨時更新,謝謝大家。


评论(24)
热度(81)

© 雅( ˘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