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5緩慢更新,不吃兄弟T3自個兒玩可以接受
手速慢,但開了連載會盡量補完
原則是正文會上傳番外收本子內
ABO生子為日常定律
*參場不定

IDOLISH7/Dear/ABO 05.

*原作向ABO設定,OOC有OOC有OOC有
*年齡操作有,目前環A(20)壯五O(23)
*Love Song系列文
*名字統一用日文 
*CP:環壯、一織陸,請斟酌觀看。

禮拜六日難得放鬆玩樂但還是努力把05寫完了ฅ●ω●ฅ
下一章完結囉!
再次感謝所有給愛心+小藍手+留言的小夥伴們,超級開心。
能給文章感想的都是天使,大家都是天使。
這篇裡面有幾個詞稍做更改不然無法發表,做成本子時會修正!




xxx


不到二十分鐘一杯熱牛奶出現在環面前的桌上,和泉一織替七瀨陸泡了杯蜂蜜牛奶自己則是隨意裝了溫水,三人各據一方。陸捧著馬克杯睜著困惑的大眼在一織和環身上游移,一織雙手隨意環胸靠在沙發旁由上往下凝視環,而被注視的對象則維持著雙手抱膝的姿勢紋風不動,不過眼睛在瞧見前方冒著蒸氣的牛奶時稍稍恢復了些許精神,剛伸出手要碰觸杯緣突來的一個問句卻讓他的手瞬間停在半空中。

「為什麼當時沒有標記他?」

毋須明問句子中的「他」身分早已呼之欲出,環皺著一張臉面對一織摸不透心思的眼神,雖然對問題的敏感度感到不高興但還是誠實回答。

「いおりん,那樣做是趁人之危的。」

而且真要說的話時間也不夠,雖說與生俱來的本能會帶領Alpha標記Omega,但還未經歷過這個階段的四葉環對於標記仍是一知半解。所幸在現今資訊如此發達的時代要了解詳細資料並非難事,所以他也清楚標記的步驟可不是咬咬頸就能結束,最好可以不到三分鐘完成決定兩個人的終身大事。

一織聞言挑挑眉,似乎訝異向來不怎麼動腦的同齡團員居然說出讓人無法反駁的理由。

「兩個人都有意願的話就不是趁人之危。」和泉一織大言不慚的反駁讓身旁七瀨陸正準備吞下的牛奶差點噎在喉嚨。
「いおりん話不能這樣說吧…」環搔搔頭,放棄了拿杯子的動作轉而將一旁的抱枕摟入懷中。「再說我也不能確定そーちゃん是不是喜歡我。」

鬱悶的聲音傳達了懊惱的心情,但兩名聽眾的臉龐卻不約而同浮現無法理解的表情,陸張著嘴想說什麼但一織先一步啟唇。

「你是認真的?」微微抬高聲調,原本還想再補充『逢坂さん態度那麼明顯難道你感覺不到?』卻在對上環投射回來的埋怨目光時倏地止住。一織蹙著眉頭陷入沉思,他一直認為在許多人的旁敲側擊以及推波助瀾下MEZZO”結成伴侶只是遲早的事,而照觀察下來事情也確實往預料的方向在進行,那是什麼外來因素改變了環的想法讓他產生動搖?

動得飛快的思慮尋找著所有可能性,不一會兒就理出了頭緒。

「我認為就種種跡象推敲逢坂さん對你肯定有搭檔以上的感情,這點我相信四葉さん你自己也有察覺,所以是什麼讓你產生懷疑了?跟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有關嗎?」

一語中的,環的眼神明顯閃爍了下一織便知道所料不差。關於早上的混亂由於擔心其他人會被發情信息素影響所以事務所當機立斷除了Beta的團員之外其他人都先送往工作現場,接下來的處理流程沒意外的話會比照Omega發情時的SOP直接送往別宅安置。

理所當然一織對之後壯五的處境並不擔心,事務所不是沒有經驗肯定能處理完善,他真正介意的是四葉環與逢坂壯五單獨相處的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有鑑於逢坂壯五有全程失憶的可能性所以唯一知道詳情的恐怕只有這位與他近距離接觸將近三分鐘的人。

「發生什麼事了?四葉さん。」
「…いおりん,Omega在發情的時候能認得出來眼前的Alpha是誰嗎?」終究還是藏不住煩惱,環悶悶問。
「為什麼這麼問?」眸底閃過異樣光芒,一織不動聲色反問。
「他們能分辨出眼前人的身分嗎?在發情當下所說的喜歡是可以信任的嗎?」
「環…」
「你不相信他嗎?」
「…我不知道。」

扔出模擬兩可的答覆,環將半張臉埋在抱枕裡憂鬱得彷彿被主人丟棄的大型犬。說實話他想相信對方,但在發情期這個大前提下他卻沒來由猶豫了,即使有好幾次猜不出壯五的真實想法但都比不上這次意義特殊,所以令人挫敗。自成軍以來沒有看過環煩惱成這副模樣,受到衝擊之餘陸原本想開口安慰幾句但意識到自己的Omega身分說服力不足,而且就之前發生的某件意外來判斷在立場上他也站不住腳。感受到自己的無能為力七瀨陸沮喪抿著唇,一織見狀沒說什麼只是伸出手輕輕在陸的頭頂敲了幾下阻止他胡思亂想,隨後看著四葉環那張失魂落魄的臉龐道出想法。

「我認為Omega在發情期也能保持清醒,至少在選擇認定的Alpha這件事上不會因為慾望輕易妥協。」

很漂亮的說詞但顯然說服不了已完全呈現負面思考的環,只見他對一織投以不信任的眼神。後者挑挑眉似乎早預想到會被質疑,幾句對話下來同為Alpha一織也大概猜出環糾結的是哪一點,看來只能對症下藥。

「Omega沒有我們以為的脆弱,也不會甘願把自己的未來葬送在發情期中而不反抗,他們一生只能選擇一次,假如是不喜歡的對象恐怕採取的手段會激烈到你難以想像。」一織注意著環的眼神變化,緩緩進入重點。「所以四葉さん,你在害怕什麼?害怕逢坂さん在發情期中選擇了你是情勢所逼?還是害怕清醒之後他說想叫喚的不是你的名字?」

兩句輕輕的疑問戳中環目前最不願面對的部分,只見他抓緊抱枕的力氣又大了些,最後才宛如洩了氣的皮球垂下肩膀。

「…你所說的,我都害怕。」
「你所認識的逢坂さん是會因為情勢而退讓底線的人嗎?」
「假如是工作的話,我認為他會看情況妥協。」環扁扁嘴,憶起在工作上有幾次跟壯五的摩擦。「但如果是私人感情方面…別說妥協了要是踩到他的底線そーちゃん沒宰了對方都是萬幸。」

腦中閃過不少驚險萬分的場面,也不是環想自誇但幾次讓壯五情緒大失控的事件大都與他有關。逢坂壯五向來見不得四葉環受到傷害,在當下所作出的行為通常就像理智斷線一樣絲毫不考慮後果,要不是他力氣大能架住對方的話恐怕演變成無法挽回的情況都不奇怪。

「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害怕的?按照逢坂さん的個性假如發情期當下不是他所認定的對象站在面前的話,他恐怕不是傷害對方就是傷害自己。」就某方面來說是最危險的,即使平日個性最隨和。「所以能全身而退甚至還被說了『喜歡』的你到底在他心裡佔有多特別的位置,四葉さん,你懂了嗎?」
「嗯……」和泉一織的解說換來四葉環別具含意的沉吟,明白他肯定還沒搞懂一織決定換個顯而易懂的說法。
「簡單來說他在發情期中認出了你,叫了你的名字,甚至碰觸了你,都做到這個地步了你還是懷疑他在亂槍打鳥嗎?」
「…嗯,懂了。」

適時的當頭棒喝比什麼安慰都有效,環原本混亂的思緒總算清晰了許多。


現在想想壯五的那句『喜歡』或許是真心的,但為什麼當他求證的時候對方反而猶豫了?垂下眼簾回想壯五當時的表情,環覺得肯定是他一直以來改不掉,過分體貼他人的這個壞習慣讓他退卻了。說到底他們似乎都心有靈犀的在不安同一件事,他們都擔心自己不是對方想走一輩子的唯一,偏偏兩人在淺意識裡早就認定了彼此。

「いおりん,你覺得そーちゃん會想被我標記嗎?」
「…雖然沒有根據,但我們都會順從本能尋找認定的另一半。所以不管是無意識在逢坂さん身上遺留信息素鞏固主權的你,抑或是允許你這樣做的逢坂さん恐怕在一開始就決定好了吧,共度餘生的人選。」

這種行為是沒有常理可循的,幸運的話不費吹灰之力共結連理,不然就是耗費永生的時間在尋覓。

「既然雙方都有那個意思,那就不要糾結無關緊要的事情盡快成為伴侶吧,這樣對你們都好以免整天提心吊膽。」
「いおりん突然這麼關心我們好不習慣。」
「四葉さん,你是想跟我吵架嗎?」好聲好氣的開導卻被反過來揶揄一番讓一織額角冒出青筋,但當看到環彷彿撥雲見日一般豁然開朗的表情時也就不想跟他計較了。「總之等逢坂さん發情期結束之後你們就好好談談吧,記住,好好談。」
「嗯、嗯。」環被一織的氣勢震攝到連忙點頭。

討論告一段落,一織催促著一直在旁邊靜靜聽著兩人對話的七瀨陸將熱飲喝完要他先回房,交出空空如也的馬克杯陸屈服在一織的眼神示意下乖乖離開客廳,而當一織洗完杯子從廚房走出來時只見環趴在沙發上盯著他看,眼神微妙。

「四葉さん,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只是覺得いおりん對別人的事都特別積極,但對自己的就…」一織危險的瞇起眼,環心底一驚原本組織好的言語又硬生生吞回去不敢多話,但秉持著跟這兩名年紀相近夥伴的好感情理所當然也希望對方的感情路能夠走得順遂。「…如果いおりん之後能對自己也溫柔一點就好了。」
「我還不需要四葉さん來擔心我的感情問題。」
「………」啞口無言。
「不過謝謝你的關心,我會斟酌情況的。」 

補了一句算是感謝環的體貼後一織也離開客廳,留下默默思量該如何在清醒的逢坂壯五面前說喜歡他的四葉環。

 


xxx


 

緩緩睜開眼,不太適應光線的瞳孔在接觸到光線時下意識瞇起,用手擋了好半晌才總算習慣。側身撐著坐起壯五環伺了不甚熟悉的房間,開始運轉的大腦總算想起這裡是小鳥遊事務所專為Omega藝人發情時準備的別宅。空氣中飄散著抑制劑的氣味和些許信息素,壯五單手摀著臉開始回憶發情期的前一刻,原本以為會有記憶斷片但卻出乎意料之外的清晰。

他都做了些什麼呢…唉。

正當陷入懊惱迴圈中一股好聞的食物香味成功勾起他的食慾肚子咕嚕作響,三月端著稀飯走了進來當看見壯五想下床幫忙的動作連忙出聲阻止要他別亂動。

「三月さん…」聽話坐回床上,不得不說IDOLiSH7中擁有令人無比安心感的人非和泉三月莫屬。
「身體怎麼樣?剛剛有再幫你補了一次抑制劑,事務所那邊也有請醫生來看過了應該是沒問題…」
「沒事,讓你們擔心了,工作方面…」職業道德依舊是壯五的死穴,三月將稀飯放到床頭櫃上坐到床畔替壯五整理睡得亂翹的髮絲。
「經紀人都處理好了,你現在只需要好好休息度過發情期,至於環那邊有一織看著,不要緊。」感覺得出壯五真正介意的是環的情況,三月不著痕跡的交代。
「環くん他…」眼神黯淡,壯五腦中浮現一張挫敗的俊美臉龐,在失去意識前狠狠擰痛了他的心。「我好像傷了他。」
「你還記得發情之後的事情?」三月一邊吹涼稀飯一邊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是第一次在你們面前發情。」個性關係壯五對自己的身體控管異常嚴格,進入事務所之後的每次發情期都是直接用抑制劑壓下去,所以如此失態的曝露在眾人面前還是第一次。「原本我以為會失去發情期中的那段記憶的,但沒想到卻什麼都記得。」

所以他親口說出了自己的感情,但也親手摧毀了它。

壯五表情落寞呆望著前方,三月沒說話只是靜靜將稀飯捧到對方面前示意他吃,壯五食不知味有一口沒一口咀嚼著,自制力極強的他即便心裡難受也沒有掉下眼淚,但好看的側臉滿是懊惱憂愁。他後悔自己在最後一刻退縮只因為害怕對方對交付未來人生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而這份體貼也造成了環對他的最大誤解。

「環くん懷疑我說的喜歡是出自對Alpha渴求的本能,我低估了生活環境造就了他對身旁人事物情緒的敏感,所以…」

一瞬間的壞習慣讓原本即將交錯的感情線硬生生錯開成了平行線,三月聽到這裡眨了眨眼,深知壯五坦白這些有一半是希望能被責罵的贖罪心態,但他不認為這兩個對感情笨拙的孩子有什麼錯,即便那份體貼是雙面刃。於是三月只是像哄小孩一般摸摸壯五的頭,希望能用安慰將壯五拉離自責的漩渦不再思緒悲觀。

「沒事的,還不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又不是說錯過這一次就永遠都不會有交集了,你們是搭檔不是陌生人啊。」
「可是下一次他會相信我嗎…」感覺到說出口的話都在顫抖,壯五垂下眼眸。
「所以你打算放棄了?放棄四葉環?」
「咦…」
「你想讓他屬於別人?他的未來將陪伴另一個陌生人直到死去,你願意嗎?壯五。」

原本迷濛的瞳孔倏地收縮,從來沒有想過的情況震得他腦中嗡嗡作響幾乎無法思考,壯五輕輕咬著下唇沒有答話,但抗拒排斥的表情一覽無遺。而對方表現出來的反應讓使用激將法的三月暗自鬆了口氣唇角揚起笑意,都說AO的獨佔慾其實強烈得如出一轍,一旦認定了要放手比登天還難。

「我看得出來你不願意。」
「……」抿唇。
「那就去爭取,老實的坦率自己的心情。環不也常常說嗎?壯五就是不願意說想要什麼,只會一概的把不喜歡的事物攬在身上,不過這或許跟你的生長環境有關,逆來順受的結果就是不擅長撒嬌,對於真正想要的也說不出口。」最後有可能會成為極度彆扭的大人,在人生中得不償失,但三月不願意壯五走上這條路,更不願意他就此錯過唾手可得的幸福。「人最終都必須為自己打算,那自私一點又有何不可?即便是再任性的要求我想也不會有人責備你。」
「…即使我想要的是一個人最重要的下半輩子?」
「說不定你的下半輩子也是他最想要的。」

三月一如往常的正面思考讓壯五無以反駁,但一來一往之間的談話也減輕了原本壓在心上的重量。明白接下來只能讓壯五自己思考想通,三月用眼神示意壯五把剩下的稀飯吃完,然後從口袋裡拎出醫師臨走前囑咐的飲用抑制劑放到床頭櫃上。

「總之你現在就是好好吃飯,好好休息,然後等發情期結束之後跟環做個了斷──去告白!」

三月的表情無比認真又不容拒絕,壯五先是一愣隨後一掃幾日來的陰霾輕笑出聲。

 

 

xxx

 

結束為期七天的發情期,壯五在醫生複診下確定沒問題才在三月和萬里的陪伴下准許返回宿舍,中途萬里接到紡的電話通知希望他們能順路到之前的錄音室幫忙取錄音DEMO回來,在腦中確認完路線萬里方向盤一轉就換了目的地。來到錄音室幾位錄音師熱情與三人搭話,三月和壯五則短暫寒暄後站到一旁默默等待,但其中一名錄音師跟其他人打了個抱歉的手勢後向兩人走來,迎上兩雙疑惑的目光時微笑表示希望能耽誤一點時間到一旁的錄音室一趟。

「有個東西想讓逢坂さん聽一下,對了,我女兒是MEZZO”的大粉絲。」

關上門招呼兩人坐到靠近儀器的位子上,年紀看來四十多歲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遞出不知何時準備好的CD和筆,壯五心領神會接了過來還不忘體貼問了對方女兒的名字才連同簽名一起書寫,開心的接過CD男人一副終於能跟女兒交差的表情讓壯五和三月會心一笑。

「請問是要讓我聽什麼?」
「對對對都差點忘了正事,是在進行混音時的發現…」

拎了一個耳機要壯五戴上,錄音師指尖飛快的調整著眼前令人眼花撩亂的各式按鍵和儀器總算讓歌曲開始撥放,緩慢流瀉入耳的前奏對壯五而言並不陌生,是不久前他們分成三組各自錄音預計收錄在專輯裡的UNIT曲。這次MEZZO”收錄的是慢板情歌,歌詞描寫的是互相暗戀的兩人無法將心意好好傳達給對方的焦急和無奈,似近若遠的距離帶著揪心的痛楚。而或許是恰好意外符合環與壯五目前的情況,代入彼此的情緒將歌曲的虐心感表現得淋漓盡致,途中來探班的七瀨陸甚至被兩人包含在曲子中的情感影響到紅了眼眶,可以想見歌曲正式發行後SNS上又會降下一片淚海。

至於負責錄音剪輯的幕後工作人員在過程中無一不產生希望MEZZO”修成正果的想法,帶點疼痛的情歌向來是引起共鳴的最好方法,而不帶任何效果最原始純淨的聲音更不會騙人,所以這群耳朵特別敏銳的人大概能感覺出四葉環和逢坂壯五之間確實存在著些什麼,只是還停留在互相試探的階段。

壯五仔細聆聽著曲子但不明白錄音師所指的發現是什麼,正想提問就見對方移動了時間軸直接跳到最後一段,在段落分配下四葉環負責最後一段,也是最為重要的部分。已經不是第一次覺得自家搭檔的嗓音隨著年齡增長變得更加成熟有深度,無論任何曲風總能輕鬆駕馭,聲線不但多變也動聽。壯五認為聽環的聲音是種享受,雖然很自私但他認為多數人應該都與他一樣想獨佔這個聲音,希望它能專屬自己。

靜靜的將歌曲聽到最後,這首歌特別的地方是結尾是一句台詞,在作詞者的堅持下選定了環來唸。壯五並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因為聲音抑揚頓挫的表現關係環錄了好幾個都被駁回,最後被採用的是壯五沒有聽過的版本。簡單的一句話似乎包含著許多不為人知的傷感和壓抑,等不到對方回應的心痛深深震撼著聽聞者的心,刺激著淚腺。

而當壯五深陷在台詞中無可自拔時一抹細微的聲音卻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出現,五秒的空白後環彷若嘆息喚了某個名字,那是他對自家搭檔的愛稱,在這個世界上絕無僅有。

「我覺得四葉さん那句台詞是說給你聽的,雖然他當下可能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說出了口。」

壯五的表情讓錄音師知道他聽到了重點,微笑著將歌曲再次往前回放。其實四葉環在錄這句台詞時不算順利,試了好幾次都被說感情表現不似前頭歌曲中表現的強烈,最後作曲者提議要不想著最重要的人來唸,沒想到一次就OK了,而他無意中喃喃自語的名字也被錄進去或許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這個錄音可以給我一份嗎?」

話語方落身旁的錄音師就遞出一張CD片,似乎早猜到他會提這個要求。壯五小心翼翼接了過來捧在懷中轉頭致謝,只見男人搔搔頭表示只是舉手之勞,只要四葉環的心意能夠準確傳達出去也不費他做了這些事。

『希望MEZZO”能有好結果。』

一句彷彿期許又像是祝福的話語,即使離開了錄音室仍盤旋在壯五的腦中久久無法消散。

 


回程途中壯五雙手緊緊拿著CD片盯著車窗外的景色不發一語,腦中不斷重複撥放那抹呼喚自己暱稱的聲音,隨著進入鬧區一幅巨大的廣告看板在最顯眼的地方奪取所有過路人的目光。只見看板上的四葉環半瞇著眼頭髮微濕散發出蠱惑人的氣息,慵懶又帶點犀利的眼神觸動著心神,彷彿一切都被看得透徹一般壯五的身體下意識起了顫慄感。隨著車子前進看板緩緩被拋在身後,壯五收回戀戀不捨的目光抿著唇,有感而發的嘆氣。

「怎麼辦,三月さん…我明明知道他值得更好的人,明明知道他的年紀還能有更多更好的邂逅,但還是希望我會是他最後的選擇,怎麼辦…」CD片滑落膝蓋壯五雙手摀住臉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心中席捲而來的罪惡感,因為他終於知道自己從頭到尾都在自欺欺人,既不敢做出改變又希望對方能留在他身邊。「…我真的好喜歡他。」
「嗯,我知道,因為喜歡一個人是不講道理的,所以…」三月表情溫柔的摸摸壯五的頭,像是給予他勇氣一樣。「…這一次,不要再錯過了。」


 

xxx

 


返回宿舍除了兩人以外的其餘團員早已各奔行程,由於壯五原本就是預定休息到今天為止所以事務所並沒有替他安排任何工作,而原本應該也排到休假的三月則因為臨時有個廣播節目希望他去當嘉賓所以沒逗留太多時間也出門離開。頓時偌大的宿舍只剩下壯五一人,等待的時間左思右想心裡總不踏實只能找些事情好分散注意力,於是他忙碌了一下午將宿舍裡能整理的地方都清潔完,發現真的無事可做才認命端了杯咖啡回到房內發呆。

當夜色逐漸壟罩天際宿舍中才開始恢復以往的人氣,玄關處傳來的聲響和談話聲在一片靜謐的空間裡顯得特別清晰亦讓壯五坐立不安,而或許是發現壯五回來了一同歸來的大和以及ナギ在返回各自的房間前特地進房來關心了他幾句,大和更是一副任重道遠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壯五雖然滿頭問號但只認為這是大和替他打氣的一種方式。

時間繼續流逝,當時針劃過七的數字門扉傳來清脆的敲門聲,只見陸從門後探出頭當看見目標人物時笑容燦爛的小跑步進來。

「壯五さん!歡迎回來,身體還好嗎?」
「我回來了,陸くん,不用擔心我已經沒事了。」雙手接住撲過來討抱的七瀨陸,壯五也被對方的笑意感染眼神變得柔和。「剛結束工作?」
「嗯,跟一織一起回來的。」點點頭。「環的話可能再晚一點才能結束,他今天工作比較滿。」

表情自然的闡述另一位年下玩伴的行程,陸站挺身子與壯五對視隨後像是憶起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想說,但連一個字都來不及開口就從後方被牢牢揪住衣領。和泉一職不知何時出現身後將想提前破梗的七瀨陸硬是拉到自己身邊,好看的眉頭挑起。

「七瀨さん,不關自己的事情就請不要多嘴。」
「一織?!你什麼時候…」
「剛剛。」沒好氣回答陸沒說完的問題,一織抬頭望向正盯著兩人互動的壯五,啟唇提醒。「逢坂さん,四葉さん大概再半小時就能回到宿舍了,你還有時間可以做心理準備。」
「咦?」
「我們走吧,七瀨さん。」

不待壯五反應一織拉著扁嘴不滿的陸三步併作兩步離開,至於回過神來才發現失去追問時機的壯五則單手支著下顎思考和泉一織剛才話中未明說的含意。心理準備?他是要做什麼心理準備?難不成環要跟他談什麼事?越想腦袋越混亂壯五試著用咖啡因想冷靜紊亂的思緒卻徒勞無功,只能陷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等待四葉環歸來解答。

不久之後再次有人敲響門扉,有節奏的聲音喚回了因為沉浸在思考中而在房間內來回踱步的逢坂壯五,還沒整理好表情回頭就見一張好久不見的困惑臉龐正盯著他瞧。四葉環有些難以理解為什麼眼前這人看到他的表情異常微妙像如臨大敵,他一句話都還沒說不是嗎?

「そーちゃん,你那什麼反應?」
「呃…咦?!不是,歡、歡迎回來,環くん。」
「嗯,我回來了,そーちゃん你…」
「嗯?」
「表情好奇怪。」

被壯五戰戰兢兢如坐針氈的表情戳中笑點,環忍不住笑出聲來,而壯五則因為對方出乎意料的反應心漏跳一拍。原本緊繃尷尬的氣氛瞬間消散,就在壯五躊躇著是否該由他先開口這名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大孩子卻突然開口邀約。

「對了そーちゃん,你現在有空嗎?」
「咦?嗯。」點頭。
「那好,我們去看星星吧。」
「………咦?」

數不清這個晚上講出多少次語助詞,逢坂壯五跟不上四葉環飛躍式思緒顯得手足無措,但又無法拒絕。








TBC.


星を見に行こう!
告白囉:)

评论(23)
热度(99)

© 雅( ˘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