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5緩慢更新,不吃兄弟T3自個兒玩可以接受
手速慢,但開了連載會盡量補完
原則是正文會上傳番外收本子內
ABO生子為日常定律
*參場不定

IDOLISH7/Dear/ABO 04.

*原作向ABO設定,OOC有OOC有OOC有
*年齡操作有,目前環A(20)壯五O(23)
*Love Song系列文
*名字統一用日文 
*CP:環壯、一織陸,請斟酌觀看。

沒想太多寫寫寫才發現字數突破天際所以告白前的篇章拆成兩集發。
05大概這個禮拜能寫完會再發上來:)

新家沒有網路覺得虐。
然後感謝所有的愛心+小藍手+留言,會把這篇更到完的。

超想寫女兒(到底




xxx

 

隔天清醒的逢坂壯五理所當然忘了昨晚發生的一切,當看見睡倒在床畔的四葉環更是滿頭問號,然而二日醉襲來的頭疼再再提醒他昨晚似有若無的荒唐,隱約記得跟百對話到一半就記憶中斷,在那之後…視線不安回到沒清醒跡象的自家搭檔身上,沒記錯的話他昨晚離開電視台前有傳RC要環先回宿舍,但若依目前情況來看恐怕環沒照做還順便把他帶回來,難不成…

大腦恢復運作壯五左思右想浮出一個可能性,東張西望找尋目標物最後在床頭邊的外套裡翻到,慌慌張張想確認猜想滑開螢幕結果依舊留在對話框裡未送出的文字讓他心底最後一絲僥倖蕩然無存。他居然真的沒有把內容傳送出去,天大的失誤。洩氣癱坐在床上雙手摀住臉,自暴自棄幾秒後壯五倏地抬起頭想說要找昨晚的當事人之一百恢復記憶,但指尖才剛按下一個字床畔的動靜卻令壯五心口一縮,四葉環半瞇著眼抬起上半身與他對視,似乎想揉眼好看得清楚些只是下一秒馬上被手快的壯五攔截。

「環くん別揉眼睛會受傷的。」
「…喔。」迷迷糊糊應聲。「そーちゃん酒醒了?」
「呃、嗯,昨天是你…」
「是我把你帶回來的。」直接堵住壯五未完的話,環態度泰然自若對昨晚發生的一切似乎早習以為常。
「抱歉,給你添麻煩了?」小心翼翼試探,壯五原本以為會得到來自環的大肆抱怨但後者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後撐著床沿起身。「沒事,一直以來都習慣了,そーちゃん先準備一下吧今天中午不是要錄音?」
「咦?啊好。」

只能愣愣接話,壯五的視線跟著起身的環移動,胸口的跳動也七上八下,但直到環走出門他都沒說半句話,就在壯五心神鬆懈下來時環又突然從門後探出頭問了一句。

「そーちゃん,昨天的事情你都忘光了?」
「咦?!」

措不及防的提問讓壯五腦子一片空白只能發愣,環從搭檔欲言又止的反應便知道猜中了,表情複雜的皺著眉間環輕輕嘆口氣揮揮手迅速結束話題,臨走前仍不忘再次提醒還沒開始動作的壯五。

「時間還夠そーちゃん去洗個澡吧,別忘記十點要集合喔。」叮嚀。
「……」

連應答也說不出,壯五直到隔壁房間傳來關門聲才猛地回過神,隨後彷彿沒了力氣一樣趴在床上陷入愁雲慘霧的狀態。他昨晚到底做了什麼?說了什麼?懊惱不已,壯五此時此刻只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埋下去。


 

xxx


 

「我不記得昨天跟環くん發生什麼事了。」

 趁著環進錄音室的空檔,壯五與剛好結束錄音的大和一併坐在控制室沙發上小聲對話,還時不時偷瞄玻璃另一邊的環深怕對方看出什麼端倪。大和手環胸視線在兩人身上遊走好半晌,原本想安慰壯五讓他安心但無奈情報不夠也只能實話實說。

「昨天タマ揹著你回來也沒說其他的,只說你和百さん喝酒去了,不過你沒跟タマ報備嗎他昨天攝影結束時找不到你還打電話回宿舍問。」
「關於這事我難辭其咎。」壯五露出悲壯的表情,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原本以為訊息傳出去了但事實上沒有…」
「人都會有失誤的別放在心上。」拍拍壯五肩膀,大和回了一個滿是關愛的微笑。「有問百さん嗎?身為昨晚的當事人他說不定知道些什麼。」
「先用RC問過也為昨晚的失態道歉了,但百さん說沒發生什麼特別的,只說讓環くん擔心了。」

看來要知道昨晚的詳細還是只能從環身上下手,而為了保險起見這幾天見到百的話也得再問一遍,因為他對喝醉酒的自己沒有信心,過往發生如此多無法直視的黑歷史怎麼可能昨晚沒鬧出事情,而且照他記憶中斷的程度來判斷恐怕真相會令他無地自容。原本都做好心理準備環會在隔天告誡他不准在外面喝那麼多但對方卻反其道而行不但隻字不提甚至態度還雲淡風輕彷彿什麼都沒發生,如此不尋常的應對反而更令壯五心神不寧。

「我昨天到底做了什麼…」掩面。
「你不如直接問タマ總好過你在這邊糾結,要是因此影響到工作情緒反而得不償失。」

順水推舟,大和鼓吹壯五直接找環談個明白省麻煩,只見壯五雖然仍猶豫不決但一想到自己容易陷入糾結的思考模式也只能艱難的點點頭。而或許是思索得太認真壯五從頭到尾都沒發現四葉環的視線隔著玻璃固定在他身上,若有所思。

 

xxx

 

MEZZO”的錄音比起IDOLiSH7的其他團員向來都比較早結束,原因不外乎為兩人合聲的部分較其他人多,歌詞分佈的PART也大都綁在一起,再加上高默契度的配合下錄音進度總是超前,而且完美。

放下耳機結束最後一句歌詞,壯五呼出一口氣抬頭望向玻璃另一邊正在與錄音師低頭交談進行討論的四葉環,直到兩人同時比出OK的手勢才點頭離開錄音室。剛開門就碰上也剛好自控制室走出來的環,只見他揹著來時的包包一手維持著打算將耳機塞入耳內的動作,十足十的結束工作意味。

「環くん,你要回去了?」
「嗯,我的部分都完成了所以想先回去休息,昨天沒睡好。」意有所指瞥了壯五一眼,盡在不言中的氛圍令壯五尷尬低下頭迴避了目光。
「抱歉…」
「沒事,習慣了。」打呵欠,環擺擺手便打算結束話題,然而壯五明白若這樣讓環離開之後要問就更難開口,左顧右盼確認幾眼走廊上沒其他人便拉著環到轉角決心面對。環無抗拒的面對眼前抿著雙唇的搭檔,也大概猜到了接下來的走向。
「そーちゃん?」
「環くん,果然我還是想問清楚…我昨晚做了什麼嗎?」
「…問過モモりん了?」
「問過了,但我總覺得他有所保留,所以我希望你能詳細的告訴我。」
「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そーちゃん只要喝醉都同樣任性,只是每次提的要求都不一樣。」避重就輕。
「我知道。」深刻反省。「所以我想問的是我昨天有對百さん不禮貌嗎?還是做什麼讓你為難了?放心我可以承受的環くん請你老實告訴我。」

眼看壯五一副要慷慨就義的模樣,環滿心無奈化作輕聲嘆息,即使想三言兩語蒙混過去但礙於對方不說實話就不讓離開的氣勢也敗下陣來只好妥協。

「你跟我討抱抱。」
「……嗯?」一瞬間以為自己聽錯壯五困惑出聲,而搭檔一臉茫然的表情讓環只能更加詳盡的再描述一次。
「你跟我討了公主抱,在モモりん面前。」
「不是揹…」
「不是,是公主抱。」

刻意在某幾個字加重語氣,環毫不意外目睹逢坂壯五原本浮現在的臉上的沉穩轉變成不可置信中途變得鐵青最後則是尷尬結尾。靜靜盯著對方在幾秒內變換不同表情,環突然能理解為什麼陸和壯五的綜藝節目邀約在團員中屬上位,因為這兩人在反應這一塊不但豐富也真實,特別容易帶動氣氛。

「所以我才不想說的,因為そーちゃん肯定會想切…」話還沒說完眼前的逢坂壯五還真的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把美工刀準備自我了斷。
「居然在前輩面前失態而且還給環くん添麻煩,果然還是切腹謝…」
「哇啊啊住手住手そーちゃん你從哪裡拿出來的?!」再一次後悔跟眼前這位思想激烈的人坦白,環想也不想在驚恐中硬是將美工刀奪過來直接一個完美的弧度扔入一旁的垃圾桶。而工具一脫手壯五也瞬間沒了氣勢,但似乎還想做些什麼來表示自己的後悔,於是為了轉移壯五對切腹的注意力環只能隨口問出第一浮上心頭的疑問。

「そーちゃん你美工刀是…」
「大和さん說讓我防身用的。」
「……」環然很慶幸在那把美工刀還沒惹出血案前就將它扔掉了。「總之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そーちゃん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反正你這幾年因為喝醉所造成的麻煩比這次嚴重的多得是。」實話實說,環最後還是將話題轉了回來,畢竟真要比較的話前幾次所有團員都在的時候鬧得更兇,所以這次的公主抱真的只能算是小CASE。而壯五聞言原本想反駁些什麼,但無奈對方說的都是實話也只能順從對方給的台階下。

「好吧,真的很抱歉,環くん。」
「這時候應該說謝謝,そーちゃん。」
「…謝謝。」
「很好。」露出一如往常的爽朗笑容,環自然的伸手拍拍壯五的頭表示讚賞。
「不過除此之外真的就沒發生什麼了?」不死心做最後確認,只見環原本想說對的口型在瞬間停下,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微妙的眼神讓被凝視的當事人下意識不安起來。「環くん?」
「…是還有點事,但就不說了。」畢竟還牽扯到他不小心脫口而出的告白,所以不說為上策。
「咦?」

壯五一聽原本想追問但後方突來一道聲音插入兩人之間讓他硬生生錯過了開口的時機。

「逢坂さん,關於之後的UNIT錄音行程…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和泉一織一手拿著幾張被畫得密密麻麻的行程表從另一頭走過來,當察覺到眼前的UNIT氣氛有些不對勁便停下腳步不遠不近看著他倆,而環則宛如看見救星現身一樣說時遲那時快將自家搭檔轉移給正一臉莫名盯著這邊的一織。

「いおりん沒有打擾到,我們已經談完了,那そーちゃん我先回宿舍囉。」
「啊,環くん!」
「記得回來的時候跟ヤマさん或是みっきー一起喔,我今天很累會補眠到晚上。」言下之意便是如果晚上有什麼突發狀況他可能幫不上忙,而深知再多的試探也留不住環的人,壯五的視線在環身上停留好半晌才不甘心的放棄。
「我知道了,你不用擔心即使沒有人陪我也能保護自己的。」
「そーちゃん是最沒資格講這句話的人。」
「…?」
「我先走了。」並未多做解釋環揚手戴上耳機就準備離開,但走沒幾步路又突然想起什麼轉過身。「對了そーちゃん,我可以吃三個國王布丁嗎?當作我昨天辛苦的獎勵。」

眼睛閃閃發光,明明已成年但談到喜歡的甜食環仍舊像個孩子一樣雀躍,壯五有那麼一瞬間想順了對方要求但原則實在不能說改就改只能狠下心搖頭,不過或許是環瞬間黯淡下來的眸子讓壯五心生不忍最後還是退了一步。

「最多兩個。」
「そーちゃん小氣鬼。」

悻悻然按下手機撥放鍵讓震耳欲聾的音樂阻隔外面世界,環留下一句像是賭氣的話語便逕自離去。和泉一織確認好時機走上前看著神情比方才更複雜的壯五,其實他也從自家哥哥那裡得知昨晚的大略情形,也能猜出他們的談話內容,但不動聲色是一織一直以來的個性,所以他只是平靜的將從經紀人手中拿到的行程表遞給壯五。

「MEZZO”的行程一模一樣,與其交給沒什麼時間觀念的四葉さん我認為統一交給你比較保險。」
「呃…嗯。」

含糊點點頭,壯五努力想將注意力放到眼前的紙張,但無奈大部分心神仍停滯在方才環倏地止住言語的行為上。他是否趁著酒意說出不該說的話才讓環的態度如此曖昧不明?逢坂壯五深深懊惱只希望自己沒有曝光太多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

 

xxx

 

逢坂壯五是非常容易將全副心神栽進一件事的類型,倘若事情越重要他越無可自拔,只是本人往往毫無自覺,所以當他腳步突地不穩跪坐在房門前時他才發現一直以來保持良好的自我管理居然在工作和心理壓力下出現漏洞。逐漸變得模糊的視野令他想拿抑制劑的掙扎變得艱難,最後往回走沒幾步就搖搖晃晃倒在床鋪上,咬著下唇指尖吃力的勾著床頭櫃的抽屜,然而下體湧上的燥熱撞擊著腦子一個失手將抽屜連同藥劑全撒在了地上。

一股挫敗和懊惱的想法湧上心頭讓處於發情期的壯五情緒敏感到極致眼淚處於潰堤邊緣,每移動一分一毫下腹傳來的空虛感越發強烈,他全身上下散發出渴望Alpha的甜膩氣味,長久以來用藥劑壓下的慾望一次性爆發折磨著壯五,腦中糊成一片唯有某個想法清晰異常,那就是他需要有人來滿足他,或者該說他只想要那個人來佔有他…

環くん。

 


 

「…嗯?」

正在宿舍外等待壯五一起上車的環彷彿感應到什麼視線從原本的手機螢幕移開望著玄關的方向,而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原本靠在車旁的大和也露出困惑的表情。

「タマ,你怎麼沒跟ソウ一起?」
「他今天不知道怎麼了整個人無精打采動作也很慢,我去看看好了…」

仔細想想早上的壯五確實狀態不太對勁,環沒多想就往回走進宿舍。此時原本在車上等待的一織和ナギ也走下車,前者擰著眉頭遙望宿舍後者則在車門旁與探出頭的七瀨陸拍了合照,不過不到三分鐘兩名Alpha同時起了反應不約而同瞇眼盯著房子某個方向出神,一旁的大和查覺到兩位團員眸底的情緒變化不禁想到最糟糕的可能性。

「哥哥,請你跟二階堂さん去看一下情況。」

將身子探入車內一織輕聲叫喚三月,在對上七瀨陸疑惑的目光時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便轉頭對正坐在駕駛座上一臉戰戰兢兢的紡交代接下來的事情。

「經紀人,請妳跟七瀨さん待在車上,逢坂さん可能出了一點狀況,保險起見我跟六彌さん會待在車外,哥哥和二階堂さん進去確認。」
「我需要進去幫忙嗎?」同樣都是Beta紡認為自己並不在信息素影響的範圍,擔憂的表情溢於言表,她雙手固定在安全帶隨時能解開的姿勢,但一織只是搖搖頭表示不會有問題。
「不用,交給哥哥和二階堂さん吧。」
「一織…?」

被一連串的動靜刺激到陸下意識揪住一織的袖口並不希望他離開,一織見狀拍拍他的手試圖安撫對方情緒,這人心裡想什麼都寫在臉上明明在這種情況下他們Alpha並不會選擇貿然進入。

「沒事,只是預防萬一,哥哥他們會處理好的。」

關上車門,一織和ナギ對視一眼後留在原地,身為Beta的大和以及三月則進入目前情況不明的宿舍。

 


 

四葉環在逢坂壯五的房門口就感覺到不對勁,一股甜膩的氣味不斷在空氣中蔓延分秒削弱他的自制力,即使明白此時最好的判斷就是轉身離得越遠越好但腦中卻有另一個聲音驅使著他順從慾望推開門。Omega與生俱來的信息素誘發著Alpha的本性進行掠奪,環並非聖人即便隨波逐流沉淪也不意外,更何況他對門扉後的存在抱持著強烈的戀慕,僅僅能維持住理智已屬難得。

但或許是不想在彼此心意未明的狀態下佔有對方,環強忍住想開門的衝動硬是往來時的方向邁開步伐打算去找外頭的大和處理,不過不出幾秒彷彿感應到他欲離去一道帶著懇求意味的嗓音隔著門板在寂靜的走廊上清澈入耳,瞬間成了阻止環行動的最佳武器。

「環くん…?」

因為進入發情期而變得敏銳的感官神經即使隔著障礙物壯五也能感知到不同於自己的信息素,他認得門外氣味的主人是誰,也知道對方一定能聽到他的聲音,而彷彿要印證他的想法似的原本緊掩的門扉被緩慢推開,終究抗拒不了聲音帶來的異樣誘惑四葉環進入了Omega的地盤。

「…そーちゃん?」

推門而入,瞬間迎面而來的發情期信息素與Alpha的信息素相互融合影響,環能感受到身體產生劇烈變化,雖然本能地知道眼前的壯五能夠舒緩他莫名湧上的情慾但腦中的理智仍在頑強抵抗。畢竟他認為在這種根本分不清彼此心意的狀態下成為伴侶是不對的,即使對於「標記」這件事仍懵懵懂懂環也知道要進行到那一步驟兩人必須兩情相悅,否則清醒之後肯定只會留下無限後悔。

「そーちゃん,你的藥呢?」

強忍住眼前不斷襲來的誘惑氣味,環舉步維艱靠近上半身趴臥在床邊睜著一雙迷濛眼睛直勾著他的壯五,但對方對於他的提問毫無反應,發現這樣大眼瞪小眼不是辦法環的視線越過壯五發現地板上散落著不少抑制劑注射器,連忙上前長手一伸想拿但還沒碰到手就被突如其來的力道一拉整個人直接撞上牆壁,悶哼了聲環跌坐在地吃痛撫著傳來刺痛感的後腦勺,還沒搞清楚狀況逢坂壯五已經從床舖移動到他的雙腿之間逐漸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每一次隔著衣物的觸碰都擾亂著好不容易維持的理智,壯五的雙手掐在環的衣領上微微張開的唇不斷呼喚著眼前Alpha的名字。

「環くん,環くん…」
「そーちゃん,你認得我嗎?」

其實環也不知道這樣問的用意是什麼,但他真的不希望眼前的人被欲望沖昏頭連索求的對象是誰都分不清,所以即使自己的名字被重覆叫喚他仍是壓抑著自身慾望提出了疑問,只希望能得到確定的答案。而壯五聞言仰頭看了環一眼,開開合合的雙唇反覆咀嚼著從發情期開始就記在心上的名字,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そーちゃん,你喜歡我嗎?」

帶著試探意味的問句夾雜著一絲不明顯的激動竄入耳中,壯五原本蒙著一層水霧的眸子掠過一抹一閃而逝的猶豫,最後被咬得紅潤的雙唇艱難地吐出『喜歡』兩個字。然而得來不易的答覆並沒有讓環感到開心,Alpha捕捉到了細微的表情變化和不明顯的小動作,頓時像被潑了一桶冷水般原本壓抑不下的慾望瞬間消散。

「你的喜歡是指對我的喜歡?還是出自於本能對Alpha的渴求?」壯五剎那間的猶豫讓環有了最糟的想法,負面的認為假如今天在這裡的Alpha不是他逢坂壯五也會被本能牽引說出『喜歡』,所以他壓根就不是這個人心裡最特別的存在。
「…我……」

壯五被環明顯受傷的眼神震回了些許理智,原本打算說些什麼但大腦無法順利轉換成字句成了像是默認的沉默,最後大腿處傳來的輕微刺痛模糊了他所有感官神經,不出幾秒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睡意將他直接帶向黑暗。環看著原本緊揪著他衣領的雙手無力滑落,壯五整個人宛如失去重心倒在他懷中時輕輕呼出一口氣,左手將注射完畢的抑制劑隨意扔到一旁,環表情複雜抱緊懷中單薄的身子不知道該如何整理正折磨著他大腦和身體的混亂,只能將下顎無奈地靠在壯五髮絲上深深嘆氣。

「そーちゃん,饒了我吧…唉。」

仰天。

 

「タマ!ソウ!你們還好嗎?!」

急促的腳步聲字走廊響起,伴隨著呼喊聲大和以及三月從門後現身,原本已經設想最糟情況的他們在踏入之時便敏銳感覺到原本飄盪在空氣中的暴衝信息素濃度受到了控制,正琢磨著是發生什麼事就看見兩名當事人正維持著一種曖昧的姿勢,而清醒的那一方則求救似的向兩人揮手。

「ヤマさん,みっきー,幫幫我!」
「環你還好嗎?」

蹲下將已陷入沉睡的壯五接收過來,三月擔憂環的身體狀況,跟不受信息素影響的Beta不同,Alpha對Omega的發情期氣味極為敏感,一旦起了反應不使用藥劑的話幾乎無法抑制。環扯開一抹苦笑算是回答三月的疑問,三兩下站起身還不忘拎走一支散落在地板上的抑制劑。

「我去解決一下,そーちゃん就麻煩你們了。」

幾句話交代完環便匆匆忙忙離開,大和若有所思盯著自家年紀最小團員的背影,皺著眉頭欲言又止。

 

 

xxx

 

夜晚。

 

「…什麼情況?」

結束錄影回到宿舍和泉一織甫踏入客廳眼前的畫面讓他已經忙碌一天的腦袋瞬間理解不能,只見四葉環和七瀨陸一同賴在沙發上,前者趴著後者坐著,但一織實在是無法忽視那雙正緊摟著陸腰間不放的手。一抹沒來由的不悅和太陽穴傳來的頭疼互相加乘讓他皺緊眉頭,然而身為當事人之一的陸並沒有感受到對方風雨欲來的黑氣壓反而露出一如往常的燦爛笑容迎接一織歸來。

「一織,歡迎回來。」
「七瀨さん,我回來了。」隱忍住不滿禮貌回應。「能不能說明一下你們為什麼這個姿勢?」
「呃…」
「治癒。」

一股悶悶的聲音從陸的腰際傳出,雖然意義不明但一織卻有那麼一秒同意了環認為七瀨陸很治癒的說法,但他隨即搖搖頭甩去腦中荒謬的想法,走上前用不小的力道硬是分開靠在一起的兩人,一織沒好氣揪著四葉環的後領將他抬起來,難以言喻的視線在雙方身上來回穿梭。

「你們該有些自覺,尤其是七瀨さん,不管我在不在身邊都請保持危機意識。」苦口婆心建議,但七瀨陸卻是一臉不明就裡的目光,和泉一織只好加以補充。「雙方都沒有標記對象的情況下Alpha與Omega該避免長時間共處一室。」
「但いおりん還不是很常跟りっくん黏在一起…」冷不防吐槽,環帶點調侃意味的話語讓陸的耳垂染上淡淡的豔紅,但他仍是出聲解釋情形並非一織想得那樣嚴重。
「一織你誤會了我們這姿勢才維持不到五分鐘,而且直到經紀人離開之前大和さん都陪著我們的。」

話語方落似乎是想證實他所言不差原本靜謐的走廊傳來響亮的東西碰撞聲,一織的臉色因為這一連串的流向稍緩,但出自於Alpha特有的獨佔慾仍是將兩人之間隔開距離。

「所以現在是哥哥在照顧逢坂さん嗎?」

雖然是突發狀況但IDOLiSH7除了壯五以外的六人也沒怠慢今天排定的工作,而就時間來判斷和泉三月是最早結束的,再加上三月愛照顧人的個性一織會這樣猜想也不意外。陸點點頭表示正確,而身旁的環則因為某個關鍵名字瞳孔浮現明顯的動搖情緒,一織不動聲色瞥了他一眼,隨後將視線落在正巧與他對上眼的七瀨陸。

「…你先到廚房等我,我回房間放完包包就過來。」
「要做什麼?」眨著眼睛問,雖感疑惑但陸仍是站起身。
「做熱飲。」簡單說明,一織接著補了一句留住了原本想起身回房的環。「四葉さん,我們談談。」

 


xxx





TBC.


寫孩子的時候好快樂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评论(14)
热度(90)

© 雅( ˘ω˘) | Powered by LOFTER